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师文学 > 教师作家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叶圣陶教师文学奖获得者余一鸣 :小城大学 2017-11-10 10:45:50  发布者:丽荣  来源:中国艺术报

德国哥廷根确实是个小城,据说不到十三万人口,光一个哥廷根大学就有三万多学生,占了城市人口的四分之一。接待我的东亚系老师说,您在街上走,常常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怎么又碰到了刚才遇见的那拨人。不是幻觉,就是他们,因为小城就这么多人住着,走出了大学,也就只有步行街那几个去处。这说法当然有些夸张,欧美的大学城,很多都是这样的小城小镇。比如这哥廷根,从我住的山坡公寓往下看,小城被山包围,环山似乎就是哥廷根的城墙,一眼就能看到边。而它原来的城墙,现在成了人们散步的大道,据说个把钟头就能绕一圈。我寓居的区域,据说是富人区,从外表上看,从路边泊的小车来看,这个以制造豪车闻名的国度,国民们似乎并不买账,很多是日韩车,也有奔驰宝马,不过都是家用的普通车型,拿得出手,炫不出富。或许,哥廷根人根本没有炫富的激情,他们对富有有着另外的解释?你想一想,这所大学的校友中有着四十多位诺贝尔奖获奖者,小城里许多看似普通的街道,却有着不普通的名字,如高斯路、韦伯路、波恩环道与弗兰克环道、维勒路、塔曼路、洪堡大道、科赫路、格林兄弟大道、黎曼路、本生路、普兰特尔路等等。它们都是以在哥廷根学习或者工作过的著名学者、科学家命名的。每一个名字,都反映了这座城市和这所大学的一段历史,也反映了人类科学文化发展的一段历史。这样的富有,堪称富可敌国,走在这样的街道上,富豪会觉得自己原来是一个乞丐。

七八年前,我走在都柏林的利菲河畔,曾经有过彻骨的虔诚。利菲河上有三座大桥,桥的名字分别以乔伊斯、贝克特和奥凯西三个作家命名,仅仅这三座桥名就让每一个远道而来的作家对都柏林陡生朝觐之敬。而哥廷根不仅仅产生过文学的大咖,更有法学、哲学和自然科学诸多门类的泰斗大神,阵容称得上极其豪华。

因为倒时差的缘故,白天不敢睡,我就打起精神去逛街。有趣的是,这里也有一条老街,也称作步行街,这条老街的“老”是有目可睹,街两边的建筑是典型的日耳曼风格,看上去有历史的房子都镶了金属标牌,记载了建房的年代。有一幢楼居然有三块标牌,分别记载了三次重建的年代,一点也不含糊。我比较关心街头的雕塑,尤其是传说中的抱鹅少女,我出行前备过课,她是格林童话中的人物。顺便说一句,格林兄弟也是哥廷根大学的校友,他们曾经在哥廷根的街头搜集童话传说,这让我联想到曾经在齐鲁乡间搜集故事的蒲松龄。格林兄弟走了,抱鹅少女在哥廷根街头留了下来。我曾经在《扬子晚报》专栏上写过一篇文章,介绍多伦多街头的雕塑,人物雕塑都小,与真人一般高矮,即使他们是创造历史的伟人。抱鹅少女也一样,就是一个小姑娘,小到如果放在街面上会被人流遮蔽,所以专门设了一个底座。在格林童话里,她是一个被仆人拐骗的公主,沦落为牧鹅姑娘。而今天她之所以闻名世界,是因为哥廷根大学的博士们,在毕业那天,都会坐着小车专程来亲吻她,向她献上鲜花。我的运气不错,我流连在雕像前时,正好遇到了一位前来献吻的男博士。因为是步行街,博士是坐在一辆人力三轮车上前来的,拉车的人应该是他的家人和同学好友。博士戴着博士帽,西装革履,爬上栅栏时有几分笨拙,让我想到老家方言中的一个词,呆头鹅。

我感兴趣的是那辆三轮车,简易到不能再简易,装扮成了花车,在两边还贴有博士的照片,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大学各个阶段的照片。博士从校园出来到雕像前,双脚不能沾地,你一定想到了中国人嫁女儿的习俗,是娘家人背上花轿的,对吧?

走了十几分钟,带路的女博士小楠告诉我,老街走完了。我此行是应邀来哥廷根大学做驻校作家,时间为两个月,也许我还会走这条老街N次。放慢脚步,脚下每寸土地都有故事。

上一篇:教师作家陈振林:向湖心扔一颗石子
下一篇:最后一页

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