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9年1月20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校园 > 高中校园 > 文学社团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浙江省乐清市白象中学金鳌文学社 2014-01-23 17:19:11  发布者:南枫  来源:《文学校园》2013.3

金鳌文学社_校园文学-中国教育文学网

文学社风采

社团素描

“金鳌与宗晦梅溪齐名,书声和钟声涛声共歌。”金鳌文学社是浙江省乐清市白象中学的学生社团,以清嘉庆十二年修建于乐清白象山的金鳌书院为名,成立于1995年。文学社传承古代文化,营造文学氛围,以“以公益心关注社会”为宗旨,以书友会为依托,开展了对外交流、外出采风、现场作文比赛等活动,同时开设社会关注、诗词鉴赏及作文指导等课程,创办社刊《五河》以及《五河青春派文集》《白象中学报》,开始探讨普通高中文学社市场化运作进行文学教育的尝试,历经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与荣誉。特别是从20046月以来,文学社成员在国家、省、市级各类报刊上发表作品上千篇,并数百次在“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新概念”作文大赛等有影响的赛事中获奖,正式出版了师生作品集《爱若琉璃》。更可喜的是已有多名骨干社员凭借文学特长在知名高校自主招生中通过审核而被录取,文学给高考插上了飞翔的翅膀。

文学社曾被评为“全国中学优秀文学社百家”、“全国中学优秀文学社示范单位”、“全国中学九十九佳文学社刊”、温州市普通高中文学社团优秀社刊一等奖;在第二届浙江省十大校园新锐写手评选中获奖人数位列浙江省第一;在温州市首届、第二届“小文学家”评选中,连续位列温州市第一,白象中学成为温州市“小文学家”培养工程基地学校;在第二届“语文报杯”原创文学大赛中获得“十佳文学社”称号、杨蓓芝获得“全国十佳文学少年”称号;在第九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中获得“十佳文学社”称号、倪协克获得“全国十佳小作家”称号;在第十届“叶圣陶杯”大赛中,陈衣攀获得“全国十佳小作家”第五名,白象中学被授予“全国新课程写作示范校”称号,金鳌文学社被授予“全国中学百强文学社”称号,黄圣东校长被授予“全国新课程写作示范校模范校长”称号。

 

佳作选登 

瓦 片 之 美

我本来是安安稳稳地住在阿婆家楼上的,抬头就能看到碧蓝碧蓝的天空,只是刮风下雨的时候有些难熬罢了。

可是那天,阿婆却一反常态,没有一大早就在打太极拳,而是搬了屋里的藤椅坐在大堂口,时不时又站起来左右张望。直到小路拐角处转出了个背包的人,阿婆才离开了了大堂口,快步过去挽着他的手腕儿问他早饭吃了没。这男孩儿我认得,是阿婆的孙子,叫羌。

羌是来这儿过暑假的,每天不过是写写作业上上网,间或陪陪阿婆。就这样,大半个暑假一晃而过。但最后几天,他却有些烦躁,阿婆看他吃饭也有些心不在焉,便问他怎么了,羌说学校的通用课程要求做一个相框,要创新,更要环保,但是他现在却毫无头绪。

直到羌看到了我。本来他只是上楼来发呆似的看着我,但忽的像是想到什么般回过神来死盯着我,眼底忽闪着热亮的光彩,像是矿洞里挖金的人终于看到了那黄澄澄的金子。羌一个健步冲到我面前,把我从瓦片中拾起,抖了抖我身上的灰埃,又把我翻来翻去地仔细看了个遍,最后在我身上比划了几下后露出了满意的笑。

羌把我放在书桌上之后去找阿婆要了两条皮筋,又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照片,他把照片盖在我身上,然后用皮筋将我俩绑在了一起。完工后,羌把我立了起来,“啪——”清脆的一声里我匐倒了下去。羌立马皱起了眉头,又把我立了起来,“啪——”又是清脆的一声。

羌挠了挠后脑勺,去找了个普通相框把它的支架打开让它立在了桌面上,又把我拿了起来,撑着我摆了个跟它差不多的姿势,然后在我背后和相框支架口等高的地方画了两圆圈。随后羌放下了笔,拿了把小刻刀来,沿着那圆圈线来回划刻,但我的身板太硬了,半晌过后,也只留了条浅浅的痕迹。

羌放下了刻刀,揉了揉酸痛的手腕。这时,阿婆端了碗素面进来,轻轻放在桌上后叫他快点吃掉。羌应了声好后拿起了筷子,他正想夹面,猛的发现筷子和相框的支架很相似。一时间福至心灵,立即放下碗,拿起小刀在筷子上划了条斜线,再慢慢地磨划出一个斜面。

完成后,他把筷子一面支着我一面靠着地——我稳稳妥妥地站好了!

羌让我正对着他,他的眼睛乌亮乌亮的,中心是我,一个灰白掺黑的家伙,抱着张照片,里面有一个男孩正傻里傻气地笑着,左右两边都用橡皮筋圈着,后面有两条又细又长的腿,米白色调奇异地很搭我的上衣。

嘿!你相信吗?我曾只是一个瓦片。

(作者:钱如意)

 

花 开 笑 靥

去年我心血来潮,从花鸟市场搬来一盆不起眼的小东西,从那以后,我便开始了种养花草的历程。

入夏时节,小东西伸张着青绿色的枝干,尽情地吸收阳光雨露。她的性格向来是万花中最为害羞的,总是寻找一个夜深人静的甚至黑魆魆的夜晚,偷偷的从枝干上钻出一个个幼嫩枝芽,之后便暗无声息的迎接白昼的到来。

于我来说,她其实挺好养的,别看她平时柔柔弱弱,骨子里却透着一股强劲之气。她生长速度很快,连那未露土的细腰也散着破土而出之势。经过我一番悉心照料,她已亭亭玉立了。她延伸着修长的身躯,条条分枝微微颔首,其上,零星的点缀着如小指甲片般大小的幼嫩枝芽,还有一些松软的小刺。在阳光照耀下,尽显欣欣向荣。

不久,我觉得养花单单浇水太过无聊,便开始对她的生活习性做了个小小的研究。那天,床头的闹钟准时响起,我睁开惺忪的睡眼,估计天应该半明半暗了。我小心翼翼的起床,跌手跌脚地踱步到窗前,才开启了那扇窗户。看看时间,才凌晨两点半,为了避免母亲责备我半夜不睡觉,我便放弃了开灯,独自伴着冰冷夜风,呆呆的立于窗前,凝视着叶片紧闭的她。

短袖短裤,让我领略到了夜的寒气,即使在夏夜,也可以比得上冬风的刺骨了。那是,什么声音也没有,惟有闹钟行走的滴答之声。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没有白等这么长时间,在三点零五之时,岿然不动的她终于开始启动叶片了。尽管她这一动作极不明显,但我还是通过叶片上的一条细缝判断了出来。我摁下计时器,欲看看她究竟要多久才能将两排叶片完全张开,而我的心底,却更想一睹她恰好完成这一系列动作时的芳容。

我的心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惴惴不安,或许是因为对做实验的兴奋与激情,抑或是半夜偷做夜猫子的紧张引起的吧!时间悄然在我的掌间滑过,我终于再度摁下了计时器,随即,变动的时间瞬间停止,还不错,整个过程正好二十分钟。

正当我对这个实验结果抱有极度成就感时,我的眼眸凝滞在了她的身上。

是的,她完全打开了全部叶片,面向隐没在东方云层中的太阳,花开笑靥。我与她就这样对视着,嘴角溢出一抹微笑。

犹记得数天前,她还是一株折断了半边腰的含羞草,那时,她有气无力的垂丧着脑袋,隐匿在花鸟市场的万花之中。而今日,她竟在我的一番培育下,一改先前的黯淡之色,笑得如此灿烂。倏然,一个念想浮上心头------拯救花鸟市场不为人所注意的快要枯萎的花草,因为花开笑靥让我如醉如痴,对于她的改变,我欣喜若狂。

如今,我的窗台上摆满了花草,兰花、吊兰、开心果、蝴蝶兰应有尽有,当然,其中包括那盆仰头欢笑的含羞草。

(作者:陈瑶伟)

上一篇:四川省双流棠湖中学棠湖文学社
下一篇:山东省微山一中小荷文学社

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