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学书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曹文轩非常典雅系列 2014-06-20 14:21:48  发布者:闻瑛  来源:中国作家网 徐 妍

 

 

“曹文轩非常典雅系列”:对童年梦想的永久看护

 

    在当下少儿图书市场,最泛滥和最匮乏的都是图书。批量生产的模式化浅阅读读物随处可见。但原创力丰沛、文学流脉深厚、汉语言美感独特、作家责任 意识自觉的优质图书则普遍稀缺。而在这样令人担忧的图书生态环境下,2014年1月青岛出版社出版的8卷本“曹文轩非常典雅系列”堪称优质读物,值得读者 反复阅读。

  该套作品集在装帧设计上非常用心。亮彩度舒适的柠檬黄封面,纸质考究的铜版纸,黑白线条手绘插图,一并传递出曹文轩作品所追寻的典雅品格。

  “曹文轩非常典雅系列”收录了曹文轩从事文学创作30年间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此外,还新增了最新童话《鸟和冰山的故事》《夏天》《羽毛》和 《烟》。无论哪种文体,写于何时,“曹文轩非常典雅系列”都呈现了一个品格典雅的文学世界。这方世界,绝非进行抽象的道德说教,而是以典雅的古典主义美感 浸润儿童读者的心灵,提升儿童读者的生命质量,由此实现鲁迅所开创的“人国”的精神生态建设。

  所以,“曹文轩非常典雅系列”与时下流行的儿童快餐式商品很是不同。曹文轩不提供薯条、电玩或时尚搞笑剧的消费快感,而只提供儿童成长阶段需要的优质食品。

  什么是儿童的优质食品?虽然“所谓孩子不是实体性的存在,而是一个方法论上的概念”(柄谷行人语),但天底下的儿童都需要一个共同的优质食品, 即优秀儿童文学作品。虽然曹文轩严格意义上并不属于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但他自上世纪80年代迄今,已为儿童提供了小说为主、兼及童话、图画书、随笔等多 种题材的优秀儿童作品。其中,代表作《草房子》自1997年初版,已经被重印了130多次。这种被提前“经典化”的现象,在当代文学史上是一个奇迹。其他 重要代表作品,比如长篇小说《山羊不吃天堂草》《红瓦》《根鸟》《细米》《青铜葵花》《大王书》,中、短篇小说《红葫芦》《甜橙树》《水下有座城》等,童 话《罗圈腿的小猎狗》《一河大鱼向东游》《菊花娃娃》等,也受到不同年龄阶段、不同层面、不同国别的读者的欢迎。曹文轩作品风格多变、形式多样,但立场始 终如一:无论写实还是浪漫或是幻想,皆以古典美学精神为儿童读者提供优质食品;无论小说还是童话或是随笔,皆以现代作家的自觉承担意识为儿童读者承担“打 底子”的精神工程。

  如同健康食品内含蛋白质、矿物质、维他命、钙、水等多种营养元素一样,曹文轩作品汇聚了文学的丰富的营养成分:思想、美感、情感、想象力。这些 成分,既确证了曹文轩作品的优秀品质,也构成了读者“为什么读”的充分理由。特别是对于儿童读者来说,曹文轩作品中的营养成分意味着文学对童年梦想的永久 看护。进一步说,在这些成分中,思想是文学对人类梦想的追忆,美感是文学对古典美学精神的接续,情感是文学对生命和心灵的倾听,想象力是文学对文学本质的 追寻。经由这些成分,曹文轩作品化身为油麻地、芦花荡、鸽子、甜橙树、水、雨、桑桑、纸月、青铜、葵花等等景物和人物。曹文轩作品由此复苏了作者的童年记 忆,同时也复活在儿童的梦想世界里。如果儿童读者有幸进入曹文轩作品中,就能够在曹文轩作品中寻找到自己,或者在阅读过程中击中你心坎的东西。那种幸福、 战栗的阅读体验,足以确证曹文轩作品中的童年与读者多么贴近。譬如:桑桑与纸月的纯美友谊(《草房子》)、林冰对于慧的懵懂爱恋(《红瓦房  黑瓦房》)、男孩弯桥遭遇的恶作剧(《甜橙树》)、弹棉花男孩弓的诚信(《弓》)、顽童皮卡的尖叫声(《尖叫》),都会与你一道分享儿童时期的趣事、奇事 和糗事。就连不吃天堂草的山羊、不断超越自我的罗圈腿小猎狗和那座寂寞的桥桩,都会触动你童年时期的隐秘心事。

  好的故事。优质儿童文学作品,首先要有一个吸引儿童的好故事。曹文轩深谙此理,且长于此道。在“曹文轩非常典雅系列”中,少年成长之途的各种微 妙体验,被他讲述为一个个令人心醉神迷的故事。《纸月》(《草房子》节选)讲述了少年桑桑和少女纸月之间纯美、朦胧的美好情谊。桑桑天性害羞又顽皮,纸月 清纯又柔和。两个童真的生命在油麻地小学相遇又别离,各自体验了成长时期的快乐和感伤。《染坊之子》(《红瓦》节选)中的少年赵一亮,洁净、高傲,但由于 意外的家庭灾变而亲历了成长阶段的疼痛体验,也因此而体味到什么叫命运。《食金兽》(《大王书》节选)的故事更为神奇:放羊童茫,由于偶然获得一本天书, 从此就担负了上天赋予他与地狱之魔熄殊死较量的庄严使命。为此,在重重大山里,与食金兽展开了起伏跌宕的厮杀。《根鸟》中,以梦为马的少年根鸟,在精神导 师钣金指导下,不断上路,经历了命运对人性的各种考验。感人至深的《青铜葵花》则讲述了大麦地的哑孩儿青铜,因城市少女葵花的出现,不再畏惧苦难,且终于 发出了巨大的呼喊声。此外,少年九瓶顽皮劫桩,却心怀愧疚(《月白风清》);孤儿阿雏报复人们的误解,却以死赎罪(《阿雏》);一位天才小号手,倾其全部 培养一个资质平平的孤儿,却最终毁灭了自己的音乐生涯。曹文轩作品的故事多以悲剧结局,但哀而不伤。故事将读者吸引进去,却又将读者托举到故事之外,安放 至一个精神的高地。

  独特的人物。优质儿童文学作品通常不可缺少的要素就是丰满、鲜活、独特的人物。儿童读者阅读曹文轩作品,除了获得故事本身带来的乐趣,还会收获 人物带来的自我认知和精神启示。曹文轩认同沈从文的人物塑造秘籍:“贴着人物走”,也成功地塑造了诸多让人挥之不去的人物形象。合上“曹文轩非常典雅系 列”,桑桑、林冰、根鸟、茫、细米、青铜、葵花、弯桥等等人物,会独立于作品世界,浮现于读者眼前。他们或成为儿童读者的街坊、邻居、同桌、玩伴;或成为 读者所向往的对象;或者存活在读者的体内——原来他们就是读者自己。回忆童年尚未消失的时代,哪个孩子没有拥有过像大野、林娃、雪丫(《埋在雪下的小 屋》)这样的玩伴?哪个孩子没有拥有过类似于桑桑与纸月、林冰和于慧、青铜和葵花似的纯真情谊?哪个孩子不曾怀恋过走入自己心坎里的美丽女教师?如同细米 和梅纹的依恋和思念。哪个孩子不曾如哑牛(《哑牛》)和湾那样受到过冰冷如霜的误解,或者如六顺(《田螺》)和马大沛、我(《渔翁》)一样犯过无心的错 误?特别是,哪个孩子的童年时光中不曾有过如根鸟(《根鸟)和茫(《大王书》)一样飞翔的梦想?不过,曹文轩作品中人物的功能不光是为了陪伴儿童度过幸 福、快乐的童年时代,而且是为了引导儿童深思:什么是真正的儿童时代?所以,曹文轩作品中的人物,还导引儿童读者体验他们不曾体验或体验缺失的童年,譬如 苦难和生死。读者如果是个细心人,便会发现:曹文轩作品中的人物,大多被放置在苦难的境遇下,乃至放置在生死的宿命中。曹文轩代表作中的人物桑桑、秃鹤、 青铜、细米、明子、茫等自不必说,就连其他作品中的人物,譬如湾(《湾》)、小满(《叉》)、青桥(《疲民》),也被抛到苦难的命运之中。这种处理方式, 与当下儿童物质丰富的生活处境似乎不符,但恰是对当下儿童生活处境的必要提醒和补充。因为被享乐主义所纵容的当下儿童,对苦难承受的心理防线很容易更为脆 弱,甚至不堪一击。至于曹文轩作品中人物所亲历或目睹的生死考验,虽然距离当下儿童所面对的问题相当遥远,但生死课的适当配置,对于儿童而言,可以促成儿 童对童年和生命的珍爱意识。

  优质的文学语言。优质儿童文学作品,从根本上说需要优质的文学语言。所以,儿童读者在阅读曹文轩作品时,除了故事和人物,还应该耐心体味其具有 古典美感风格的语言。事实上,曹文轩格外在意语言的质地。哪怕是他最早的作品,也能做到语言的精致和句子的讲究。在“曹文轩非常典雅系列”中,这样诗性 的、富有个人语言风格的句子随处可见:“他赤条条地躺在水面上,一只胳膊压在后脑勺下,另一只胳膊慵懒地耸拉在红葫芦的腰间,一动不动,仿佛在一张舒适的 大床上睡熟了。随着河水的缓缓流动,他也跟着缓缓流动。”(《红葫芦》)“鸭们很干净,洁白如雪,如云,如羊脂。一只只都是金红色的蹼、淡黄色的嘴,眼睛 黑得像一团墨点。”(《泥鳅》)“他从不与人说话,总是那么沉默地独自一人走他的路。我甚至没有听到他咳嗽一声。在我的记忆中,他只是一个巨大的无声的身 影。”(《板门神》)。景物、动物和人物,在“曹文轩非常典雅系列”中,常常是通灵的,无不表现了曹文轩对语言的高超表现水准。特别是,“曹文轩非常典雅 系列”中的语言更是内含绵延了深厚的古典文脉,可谓当代文学中少有的对中国古典文学的韵味、境界、节奏、情调自觉承继的作品。可以说,“曹文轩非常典雅系 列”的语言世界伫立着文学史上一脉古典形态作家的名字。鲁迅语言的精准、废名语言的冲淡、沈从文语言的自然、萧红语言的朴拙、汪曾祺语言的平实,一并生成 了曹文轩作品古典、唯美的语言质地。不仅如此,曹文轩作品还借鉴了国外作家的美学风格。川端康成语言的凄美、契诃夫语言的精致、屠格涅夫语言的诗美、托尔 斯泰语言的壮阔、卡尔维诺语言的轻逸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曹文轩作品的语言风格。在此意义上,曹文轩不是一般意义的小说家,还是一位文体家。后者的意义尤 为重要。因为在阅读的意义上,一位作家是否能够拥有一个仅仅属于他的文体风格,决定了这位作家是否值得被反复阅读。何况,当下许多儿童已进入了由纸媒向图 像转变的新媒体阅读时代,难免对有文脉的语言缺少阅读耐心,由此丧失对语言的深度理解和审美感受。人们所忧虑的小白文时代已经到来。这其实并不是夸张的说 法。在这个背景下,阅读曹文轩作品的文脉深厚、绵远的语言,就是对抗这个快餐化的时代。

  优质儿童文学作品,当然要有它的魂灵。儿童文学读者,虽然难以足够准确地理解“曹文轩非常典雅系列”的文学思想和美学观念,但能够感知其中的快 乐、忧伤、孤独、苦难、尊严和梦想。这也足够了。因为儿童读者感知到这些内容,也就感知到了“曹文轩非常典雅系列”的魂灵——高贵。所以,在“曹文轩非常 典雅系列”面前,儿童读者会不禁感到一种下意识的愿望,希望自己变得更单纯、美好,更执著于自己的梦想,更属于自己。

上一篇:霍俊明 著
下一篇:“叶圣陶杯”获奖选

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