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初中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遥远的泪水 (山东 孔宇轩)

责编:丁毅 发布日期:2020-03-18  点击量: 478


遥远的泪水

孔宇轩 济宁孔子国际学校初一

这一切都要从我来到地球执行任务说起我今年647岁,来自涵子星宇宙中心总部,今年初刚由南湘系调去银河系,不久前上司通知我去地球执行一个任务——拯救中国。

去地球的路上,我仔细翻看了关于中国的资料,我为她的美丽与不可思议而感到痴迷。可她在今年的年底就会有一场因食用野生动物而引起的大疫情,最终会蔓延全国。为此,我要去拯救她。

拯救的第一站,我选择了大兴安岭。

一个陷阱悄悄的沉睡在黑土地上,像是一个美人伏在上面倾听万物声响,不,就在上一秒,我改变了想法,是在倾听万物的哀嚎。一只觅食的黄麂掉进了陷阱,看来是刚断奶不久,它在黑暗的陷阱里瑟瑟发抖,两条细的如竹竿的腿颤得像在空中飞舞的猎绳,它祈求着,呻吟着随后一个穿着貂皮大袄的壮汉,把它狠狠地一摔,并挑断了它的脚筋,血“扑”的一下溅出来,它的泪水流了下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被血浸的黑红的土地。

13天后,这只被煮熟的小可怜,出现在南方某地的餐桌上,眼睛还是那样直勾勾地看着,看着一枚戴在食客手上的黑玛瑙,宛如在那天看到的被血浸的黑红的土地。我分明见得它又流下来泪水。

可惜那群黑玛瑙们看不见,他们看不见遥远的泪水。

我向总部打了辞职电话,抱头痛哭起来。我是神,从不流泪,但就怕看到遥远的泪水。

这已经是病发的第三天了,我没能阻止这场疫情的发生,几个月来我做了极大努力,可小黄麂的悲剧还是不断的重演,这是泪水与口水的较量,在这次较量中,遥远的泪水从未胜过贪婪的口水。

我不再肩负拯救你们的使命,人类。

“我在北方J城等你”,地球北半球的一个负责人乔约我去J城。

机场,乔已经在寒风中等我多时了。

“你看,这是飞往武汉的飞机。”乔指着一架刚离开跑道的飞机说。

“谁在上面,难道真有这么傻的地球人?难道他们不晓得……”

乔打断了我,“这是一群了不起的逆行者”,他望着远去的飞机,摘下“花盔”,庄严地敬礼,直至飞机消失在视野中。

“跟我来吧”,乔带我去了一户人家。凌晨一点,家里还有灯光,一个小女孩紧紧的抱住一个年轻的女人,呜呜的哭着。那个女人将小女孩抱起来,在女孩的额上亲了一口,这一吻无比得深沉,她别过头去,原本在眼睛里打转的泪水,一滴滴落在地板上。乔说,这个小女孩的母亲是一名医生,她自愿到抗疫一线去救治病人。而今天是她女儿的生日,她本想趁女儿熟睡的时候离开。不想女儿突然从卧室跑出来抱住了她。 不一会儿,关门声回荡在这间屋子。 一个小时后,我和乔出现在了武汉市最大的一家医院,一个个身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不住地忙碌着,消毒液的气味,病人的哀嚎,这里的一切都让我喘不过气来。而那个母亲从来到武汉就争分夺秒地救治着病人,他们行色匆匆,好像总有做不完的事,他们吃饭总是非常之快,好像是刚拿起筷子又放下了筷子。长时间戴的口罩等防护用品压得脸上深皱纵横,红肿的双眼,疲惫的面容已经成了他们这段时间不变的模样。

已经是夜里12点了,我困不可耐,悄悄地走进一个房间。房间不大,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挂在墙上很显眼。我睡了,可不久又被开门声吵醒了,走进来两个女医生。 “姐,我这儿还有根火腿肠,加到泡面里吧”,泡面的热气模糊了这位女医生厚厚的镜片,她摘下眼镜轻轻地擦拭着。

“我女儿今年四岁,昨天她哭着要我陪她吃年夜饭,说跟着爸爸和爷爷奶奶吃没有味道,我哄她说吃完年夜饭我就回来,她还真信了,蹦蹦跳跳地去吃饭了……”那位女医生抽泣起来,泪水填满了脸上的勒痕。

“姐姐,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祖国,为了人民,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担负着特殊的使命啊!” “对,我们现在舍小家,为的是大家。吃苦又算得了什么,我们是人民的儿女,就应该做保护人民安全的白衣天使,现在我只想用我们的努力将病毒彻底消灭。”

她们在五星红旗下进行着这样的对话,端起一杯白开水,比端起烈酒的男儿更豪迈,也更有分量。

第二天,我重新回到抗疫的队伍中。不久,中国人民打倒了病毒。 我站在离地球一万米的高空上,给地球人发了这样一封电报:亲爱的地球人,请不要问我是谁。有些遥远的泪水,曾经警告过你们,有些遥远的泪水,刚才还为你们拼搏。 “故事结束了吗?”首长问我。

“是的,首长。为地球人发完电报,我就回到了总部。”“这次任务完成的非常好,新任务又来了。”首长递给了我一张委令状。

我接过委令状,大致看了下事件,对首长莞尔一笑:“真希望我在那个星球也能听到国旗下的对话。”“不,我更希望他们能够读懂遥远的泪水。”首长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