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待到樱花盛放时(江苏 丁洁)

发布日期:2020-02-11  点击量: 626091

待到樱花盛放时

■丁洁江苏省姜堰中学

 

一月,大寒

二月,立春。

这时节的江南,是一年中最不可爱的。天气还未趋向和暖,空气里漫散着淡淡的白霭和匆匆的行人,樱树不开,东风也不来。

从夜幕中的落地窗前望向华灯初上的城市,我在远隔千里的姑苏城外,看见黄鹤楼畔“山川相缭,郁乎苍苍”的漠漠昏黑,看见汉江关口来往过客的踽踽独行,看见武大校园里、樱花大道上枝丫枯虬的株株樱树,在漫长的寒冬里沉默,尽全身之力挨过一个个破晓前的黎明。

当这场病疫悄无声息地降临到这座城市时,正是这年头里最寒冷的日子。浅蓝色的医用口罩替代围巾掩上人们的口鼻,消毒液剂取代了防冻白漆,喷洒在街头巷尾,溅跃在樱树的枝干上,激荡起薄薄的水雾。医用酒精与双氧水的刺鼻气息攀上林荫道的青石板路,笼上整座珞珈山的山头,覆过武汉这座江城的上空,遮天蔽日地,抹去人们记忆中武大樱花盛放时的淡淡清香,挤入他们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

我紧守在电视机前,屏息凝神地听新闻主播沉重地播报着抗击疫情的最新进展,那与日俱增着的、令人揪心的确诊病例人数,令十数亿国人为之胆寒。病毒以惊人的速度传播着,越来越多普通民众在高烧不退的痛苦中被病毒夺去了宝贵的生命;疫情的时况变幻莫测,专家学者在面对这看不见、摸不着的敌人时一筹莫展;恐慌在人间迅速蔓延,谣言在惊惶失措中如野草般疯长,人们提心吊胆地活,小心翼翼地行,如临累卵之危。记者的镜头一闪而过,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正接受着央视的采访。从模糊的背景里,我隐约地分辨出武大校园中失了枝叶的樱树,在呼啸的寒风中,显得单薄而萧瑟。

与武汉邂逅,是在去年樱花盛放的季节。武大校园里,樱花竞相开放,灿若朝霞,叠满了盎然的春意。樱花大道上,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国人游也。单瓣的山樱花小巧精致,洁白纤细;红白樱花团团簇簇,粉白中透着浅浅淡红;垂枝大叶樱花的花枝上挂满了粉色的重瓣花蕊,繁复华贵,热热闹闹。从日本樱花到红花高盆樱,在四月的惠风里争奇斗艳;从二十八株国耻之花到千株人文之花,无不透射着这所大学百年传承的丰厚底蕴和这座城市兼容并蓄的博大胸襟。从那时候起,老斋舍的长春藤常常爬满我的梦境,珞珈山的樱花提着裙裾向我招手,“碧玉妆粉比,飞琼秾艳均”,那是落英缤纷的春日盛景,令我心向往之,魂牵梦萦。我在心里许下对自己的承诺,今年的九月定要再一次站在樱花大道上,与武汉相遇,与武大结缘,与樱花为伴。

而站在十个月后的今天,当武汉再一次被提起时,世人必先于樱花之秀丽而思及病势之迅猛,先于黄鹤楼之巍峨而想起疫情之严峻。武汉归来的亲朋好友被疏远隔离,昔日拜年贺岁的场面不复存在,只余下空荡荡的街市,枉自嗟叹。母亲手中的毛衣拆了又织,织了又拆,她一边忧心着武汉城愈发恶劣的疫情,一边变着法儿地劝我:“武汉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今年还是不要去那儿上大学为好……” 看着母亲担忧的神色,我竟一时无语凝噎。我何尝不知武汉疫情的凶险,又未尝不晓这是为我的安全着想。但在我的眼中,看到的不是死亡人数的急剧增长,不是行人口罩下掩饰不住的惊惶,不是病毒难以抑制地张牙舞爪。我看见值班医护人员那被消毒液浸出密密血痕的双手、被口罩勒出深深伤疤的面颊,在重症监护室度过无数个不眠不休的夜晚,为生命保驾护航的无私大爱;我看见从武汉返乡过年的民众自觉在家中进行隔离,以免将病疫传染给他人的温情善良;我看见全国各地人们捐款捐物的民族凝聚力,医生、志愿者、解放军指战员奔赴抗疫一线,用血肉之躯筑起防疫人墙的舍生忘死;我看见科学家们为研制抗疫药夜以继日地工作,灿若霜雪的银丝早早爬上他们的鬓边……从新闻发布会上湖北省省长坚定的眼神中,我读出了湖北人民坚定抗疫的决心与勇气;从医护工作者忙碌的背影里,我领悟了职业的信仰与医德的崇高;从李克强总理关切的话语里,我感受到了祖国对人民的关切与爱护。因此,我们有理由固执而坚定地相信,众志成城的力量无坚不摧,举国抗疫的脚步一往无前,亿万中华儿女用爱和奉献编织而成的大网,定能将病毒包裹、消融、化为尘埃,迎来一个惠风和畅、天朗气清的春季。 “初英濯紫霞,飞雨流清津。赏异出嚣杂,折芳积欢忻。”第一朵早樱终会绽放,肆虐的病魔无法抵御春暖花开的力量,皑皑白雪的冰寒在阳光的照射下终臻湮灭;在人们面对疫情的共同拼搏下,珞珈山头的樱花仍会如以往每一个温暖和乐的春日那样在惊蛰后绽放,草长莺飞的二月天里仍会有拂堤杨柳的青葱和翱翔于惠风中的纸鸢,用欢乐与生机将疫情过后的武汉城装点。我们在为病疫中的逆行者忘我的精神、百旬老人慷慨捐赠感动的同时,应当有信心、有能力打赢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与病毒作放手一搏的较量,驱除折磨与病痛,让白居易“烂漫岂无意,为君占年华”的感慨源远流长,让刘禹锡“宿露发清香,初阳动暄妍”的赞叹深入人心,让人们更加了解武汉厚重的历史文化,让四月樱花季的武汉绽放出全新的生机与健康旺盛的活力。

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深切地期望着,能与武汉战胜疫情的寒冬那般,克服学业上的严寒,在六月高考志愿填报的第一栏里填上武大的校名。这场战役让我深切地感受到武汉人民面对天灾人祸时万众一心的合力,让我因感动而流泪,并迫切地想要加入这个集体中去。这种发自于内心深处的渴望,永不会被疫情的严酷所阻绝,我等待着与疫情过后的武汉相遇,共同迎来花开满园的春季。 我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坚定地相信着,冬天正在流逝,春天终将到来。

三月,春分。 四月,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