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大学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现实一种(山东 刘玉婧)

发布日期:2020-03-14  点击量: 521

现实一种

█刘玉婧(曲阜师范大学)

 

我们小区有个看门的保安张大爷,在社区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黢黑的肤色,发黄的牙齿,豆大的眼睛,平时从门口进出,他的眼睛想扫描仪一样从上扫描到下,看得人心里发慌。听广场上闲聊的大妈说张大爷是跟着儿子来城里住的,儿子是个中学教师,本来想接他来享福,结果他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在楼上呆了几天就打听着小区里要招个保安,最后他就给聘上了。不过也真应该,张大爷个头小,精神和气力可都不差,看着很多二三十岁的青年人的体格都好。

平时张大爷最喜欢的就是穿着那身小区物业发的保安服到处“巡视”,走在路上,一米六的小个子能迈出一米八的气势。他身上喜欢带个便条,一旦看到有谁家的车或者其他物什摆放的不对,就像交警贴罚单似的,一本正经的给人家贴到东西上,有时候遇见业主正好在,他就上前跟人家做思想教育,直到讲得别人不耐烦把东西收走了,他也就像打了个胜仗一样,哼着小曲儿就走了。我也撞见过几次,有一次遇到了一个脾气很火爆的大妈,俩人刚讲了三两句就吵了起来,张大爷也没吵的过那个大妈,就剜了那个大妈一眼,嚷着“好男不跟女斗”走开了。

这次疫情爆发也是十分突然,不出几天全国各地就相继爆出有确诊病例,各个地方政府也都十分重视,我们县里当然也不例外。小区业主群里很快发下通知:禁止各家各户乱串门,做好防护,屯好粮,在家里安安分分的,别给政府添麻烦,也能保证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我们也就在家里安分待着,家里也有东西吃,能不出门也就不出门了。偶尔也在家里跟老妈戏言,鼠年还真是像老鼠了。

等我再看到张大爷的时候已经是在家里呆了十多天的时候了。我家在靠小区大门的地方,平时楼下也是人来人往,不过最近疫情原因,街道上也着实没有多少人。那天我在阳台是上看书,这是我新发现的好地方。现在楼下也不吵闹,阳光不太刺眼的时候,在阳台上借着日光读书也算是一件比较惬意的事了。

小区的街道上就只有星星点点的几个人,各个都戴着口罩,步履匆忙,像是生怕被人拦住打招呼似的。然后我就看着从北面走过来的那个熟悉身影了,毕竟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走出张大爷的气势。这个时候人都恨不得缩在家里,张大爷怎么还外头晃?我连忙招呼我妈:“妈,过来看呀,那个张大爷还在外头晃。”她听了也没多大反应,转头跟我说道:“咋啦,他每天都在外头啊,一天巡逻三遍,我在阳台上看见好几次了。”我听着,怔了好一会儿。

之后我想起来了就会再来看看巡逻中的张大爷,不管街道上走的人多或少,他永远都是气势昂扬的样子,偶尔碰到有些不知冷热人在路上闲聊,他就用他那豆大的眼睛盯着人,像赶鸭子似的把人驱散了。后来也听小区群里的人聊到过张大爷,说是他家里人也劝他他辞了保安这份工作,但是之后的每一天,我却总能在楼前看到他小小的、“巡视”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