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同天(新疆 丁轶霖)

责编:美兰 发布日期:2020-05-20  点击量: 1155

同天

丁轶霖(新疆实验中学高一7班 

 

2020年。新年伊始。

爆竹声噼啪作响。天幕上炸开绚烂的烟花,随即又拖着长长的尾消得彻底。

又是一个热闹的年。

我伸了伸懒腰,吐息间撩起了街上笑闹的孩童们的发丝。

我想,或许我不该浪费时间,我穿过人行道,一对手拉手的情侣从我的身体中间穿过,将我劈成两半,然而一个转身间,我又合在了一起。

那对手拉手的情侣笑着说:“今天的风好大呀。”

初生于天地,作为一缕风,我或许还没有想好要去哪里。我卷下树上几片还打着霜的叶子,思虑片刻在上面写道:“我想要去最美丽的地方。”

农贸市场很“热闹”,这是我来到的第一个地方。铁笼子里关着的无数生灵蜷缩着,发亮的眼睛怯怯地打量着路过的人。一位络腮胡的摊主们穿着满是血污的围裙,遮住了他的大腹便便。他搓着手,咳嗽了几声后,谄媚道:“这个野味啊,最是鲜美,稍微炖一炖,尝一口,哟,赛过活神仙!你看它们多有活力不是?我们啊,马上就收摊了,再不买就没机会咯。”原本站在摊前犹豫的男人听了,松了口气:“行,那称只果狸吧。”“得嘞!”店主扯着嗓子吆喝了一声,揪住一只惊恐的果子狸,放在案板上,手起刀落。血溅了出去,这只“野味”的惊叫也永远堵在了喉咙里。几位志愿者在市场门口固执地发着传单,上面写着几个大大的红字:拒绝野味,保护野生动物。然而没有几个人搭理他们,只有几片雪花落在他们冻僵了的鼻尖,以示宽慰。

我打着滚,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在叶子上写道:“一时口腹之欲,屠杀了多少动物?大自然会惩罚他们的。”

那位店主收了摊,我便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回家。他哼着不成调的歌,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他咳嗽连连,我越发觉得他生病了。等他艰难地敲开家门时,他已经犹如一只破风箱,呼吸间呼呼作响。他捂着胸口,艰难地喘息着。女儿颤抖着手打通120,120很快来了,医护人员们手脚麻利的把老人抬下楼,搬上了救护车。救护车呜呜的嘶吼着,急驰着奔向医院。红蓝的灯光打在人们哭泣的脸上,呜呜的喊声盖过了一声声啜泣。我跟着,随他们一道来到了医院。医生熟练地安排检查,报告结果显示摊主是病毒性肺炎,这种病的病源正是贪食野味。当我看到他盖上白布的那一刻,他的眼睛仍瞪得圆圆的。我掏出叶子继续记录道:“人类是人类自己的敌人和命运。”

我在医院观察了许多人,一直等到了天亮。天亮了,新闻也随之爆炸开来——大家都在说着“新型冠状病毒”,我听不懂,但是我看到每个人看到新闻时,都露出了不同的神色——嗤之以鼻、惊恐、愤怒……

随着确诊病例的不断攀升,大批的医护人员奔赴一线。医护人员们顽强地与病毒搏斗,虽然不少人倒下了,有的是累倒的,有的是被感染的,也有因为过劳而猝死的,还有……。他们压力很大,但是没有人轻言放弃,我看见他们忙碌地穿梭在医院中。有一对新婚的医护夫妻隔着隔离间比爱心,然后妻子对着隔离间内的丈夫一字一顿、认真地做着口型——那句话的口型是:“等疫情过去,咱们再补办一个婚礼”。几位年轻的护士姑娘们在一线忙碌,因为太困甚至只能靠着暖气包“点头式”小憩一会。自发请愿出征的医生们即将踏上一线与死神搏斗,但他们还是笑着在防护服上写上名字、画上可爱的涂鸦,冲着记者的镜头们笑着大喊:“加油!!我们必胜!!”风不会流泪,但看见此幕,也不由得湿润了眼眶。我颤抖着手,在叶子上一笔一划记录道:“人间大爱,职业精神。我在逆行中看见了人类的勇气与高尚,见证了中国五千年的文明。”

我要消散了,我趴在一朵小花上等着自己重新变成一粒粒尘埃,这时,我听见一位路过的青年对着身边的同伴惊呼道:“你看新闻了吗?好多国家都给我们捐了物资!其中日本捐赠时写了句‘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多棒的一句话啊。我一点点消散,却还是忍不住想到:好一个“山川异域,风月同天”!都是同一片天空下的客人,都是同一片天空下的家人!纵使所隔群山汪洋,也是彼此牵挂、同心的家人!

我明白了哪里是最美丽的地方。

最美的,不就是这片天下吗?这片裹挟着不少爱的地方,就是世间最美的地方,他偶有黑暗,却又时不时歌颂着人类品格。他复杂,所以他迷人。社会皆有黑暗的地方,正如万物皆有裂缝,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所以,尽管爱不是量贩,好在战胜黑暗也不是很难。这片“同天”下,颂着的,是人类骨子中的品格。

它叫做爱。

(指导教师:姜亚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