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疫情的灰色遮不住人心的温暖(北京 洪正畅)

责编:美兰 发布日期:2020-05-20  点击量: 1121


□洪正畅(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高一1班 

 

灰色

这天是阴天。厚厚的灰云遮住晨光,将疫情下的惶惶化成无形的氤氲。

我做好万全的防护后下楼走到了小区门口。因为志愿活动,今天一天都要在这里帮门卫为出入社区的居民测量体温,并帮他们打开门闸。门卫是位中年大伯,待人很热情。在教我如何做值守工作时,被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的嘴一直在滔滔不绝地讲着,生怕遗漏一点细节。其实我早已明白,但还是耐心听他解释。毕竟在这乏味的灰色日子里,能有一个人一起说说话,于我来说是件罕有的好事。

测体温有专用的红外仪器,照在皮肤上几秒就能测出。进出小区的人零零星星,十点,小区门可罗雀。我有点耐不住寂寞,先挑起了话头:“叔叔,您的工作怎样?遇到过什么困难吗?”

这一问正好打开了他的话匣子:“嗯,还可以。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一直劝咱们小区的人注意防范,但老人们都听不进劝,挺麻烦,弄得我挺急的。后来好多了,但有的人有点紧张过头了…小伙子,我们做门卫的,虽然守护的只是小区这种小地方,但守住了一个个小地方,才能守住国家这个大地方啊。…”

接着他便开始娓娓而谈,虽然一律是些心灵鸡汤,但我听得津津有味。也许是主观感受,天空中聚拢的灰云似乎在逐渐散开。快到正午了。

终于有一辆车驶到门口横杆前,车身灰滞的颜色一如这天、这地。大伯先我一步敲了车窗。等了好半天,车主才不情愿地摇下窗,小心翼翼地在暗灰色的羽绒服中露出一点点淡黄的皮肤。测完体温,大伯热情地询问车主“哪里来的?最近去过武汉吗?”云云。他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潜藏着威胁的细节,但车主显然对他连珠炮式的问话有些不耐烦,基本敷衍几句就生生把话头掐死。随后又迅速摇上车窗,急忙向自己安全的家开去,只留下一股灰簇簇的烟。

阴云在天空中聚集,压得人透不过气。大伯无言地盯着那股寒烟出神,我劝他说,不要太在意那个态度冷漠的人,他却自信地答道:“没事,这算什么。你别看他冷漠,他原本心里很热情的,只是因为疫情,他才把自己的热情和严严地锁在了心里。小区的许多人也是这样…可是他们不知道,只有每个人都拿出热情,我们才能战胜疫情。‘众志成城’可不能只是嘴上说说而行动上还是只想着自己啊。”我赞同地点头,想起几周前大伯主动向我搭话时我的敷衍冷漠,很是内疚。那时,我也出于对疫情的担忧而把热情束缚在了苍灰的心门里…

“我们做门卫的,不仅仅是为人们打开小区的门闸,也要去打开大家心中的那道门闸,不让疫情的紧张关住人心原本的热情。你们志愿者不也是这样吗?我们都打开了自己心里的门,想要用热情打开他人那道被疫情牢牢封住的心门啊。”他讲这些话的时候,眼中闪着激情的光。

即使被阴云遮蔽着,我也大致能感觉出时近黄昏。寒意的丝线逐渐织成布匹,包裹着我们。进出小区的人渐渐变多了,远远看见有几个老人蹒跚走来。我测完体温,打开门闸,像先前一样热情地叮嘱他们注意安全。其中一位老人笑着向我致谢。“谢谢小伙子,你也要注意安全啊。”我微笑着点头回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声声“谢谢”越来越多,像是要把冷漠的寒冰融化,在这片死灰中绘上五彩。大伯确实用他的努力打开了一扇扇灰暗的心门,让人心原本的热情得以重见天日,温暖他人…我转头看向大伯,看见一个从衣服和口罩中只露出双眼的老人正在和他聊天,两人眼中的,分明是温暖的笑意。天边那薄了些许的阴云里,刺出一缕耀眼的斜晖。

又想起顾城的诗——“天是灰色的路是灰色的楼是灰色的雨是灰色的在一片死灰之中走过两个孩子一个鲜红一个淡绿

这诗戛然而止,可我觉得总有后续——

两个孩子每走一步,这绝望的死灰便消弭一分。直到最后,灿烂的阳光照亮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淡绿的孩子温柔美丽。她叫希望。

鲜红的孩子炽热温暖。他叫人心。

(指导教师:赵玉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