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教师作品 >
  3. 教师作家

教师作家程相崧:在小说中捕捉逝去的风景

发布日期:2021-12-02  点击量: 1339

微信图片_20211012161734.jpg


作者简介

程相崧山东省金乡县第一中学教师中国作协会员、第八届全国青创会代表、第五批齐鲁文化之星,山东省作协小说创作委员会委员。

小说集《金鱼》入选中国作协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发表小说、散文100余万字。作品散见《十月》《作家》《山花》《芒种》等纯文学期刊,部分作品被《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推介,有作品入选漓江版年度选本。

曾荣获《中国作家》主办“第十八届文学青年征文大赛”新星奖、齐鲁文学年展最佳作品奖、济宁市乔羽文艺奖;曾出版文学评论专著《项羽评传》,著有长篇小说《在野》散文集《生命若弦》。

 

作品简介

《金鱼》是青年作家程相崧创作的一部中短篇小说集,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20年5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金鱼》由13篇小说组成,共计20万字,之前都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上公开发表过。在这些作品中,既有对齐鲁大地上乡土世界的构建,又有对现代都市人生存困境、婚恋情感等问题的探讨。

 

作品欣赏:

 

注:以下内容,选自短篇小说《去攀枝花》结尾部分

 

程宝贵从攀枝花回来,从镇上汽车站一下车,便雇了一辆小摩的。摩的“突突突”地开到村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他从车窗里朝外望去,看见了小村里的一排排房屋,还有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他看见,村口有几个女人,看着娃儿,说着话儿。王海伦也在里面,他推着一辆婴儿车,看着她的小孙子、赛虎的娃儿栋梁。

“你这趟去攀枝花,都干了点儿啥?”他一回到家,女人海霞就嗔怪地问道。

“吃了饭,喝了酒,合了影。”

“你大老远去一趟,就为了个这?”

“我还给你买了衣裳,给儿媳妇各买了条丝巾,给孩儿们买了玩儿的。”

程宝贵说着,把行李包的拉链缓缓拉开了。他先是从里面掏出一件兰花白底的褂子,又掏出一条枣红色纺绸的裤子,递给女人。女人“哎呦”了一声,笑着接过去,走到床边,脱去原来的衣服,穿上了这身行头。女人穿上他买回来的新衣服,走到大镜子前,照了照,捂了脸。

“这样红,这样花,像个啥样子?我可不是《小二黑结婚》里小琴她娘!”

“你懂啥?我到了攀枝花才知道,现在城市里时兴这个,越年轻,越是穿得素净;越老了,越是穿得艳。”

程宝贵说完,才想起了走之前放心不下的那件事儿,那一地的西瓜。

“西瓜咋样?”

“西瓜都长大了,最早对花的那一茬都熟了,摘了卖过一批哩。你不知道,这可多亏了人家海伦。瓜棚子是我们姐妹俩合力搭的,搭好了之后,她每天晚上都陪着我在里面住着,看瓜。第一次卖瓜,我忙不过来,也多亏人家给照应着哩!”

程宝贵听着,又从另一个小包里拿出来三辆小飞机,电动的,摆在桌子上。

“这是我给咱宝贝孙子买的,也有海伦她孙子一份,谢谢她。”

“你说得对,是该谢谢人家!”女人拿起那小飞机,按了按开关,飞机一下子飞了好远,“你真会买,男娃儿就喜欢这个。”

“我刚才回来,看见海伦在村口推着小车,正哄着娃儿玩儿,你这就给她送去不哩?”他说。

“好。”女人爽快地答应着,就往外走。

“你莫急,还有这件衣服,没你的贵,给她吧,谢谢她。”他仿佛是迟疑了一下,才喊回女人海霞,又从行李包的夹层里摸出一个藏蓝色的褂子,递过去。

女人一愣,接过来笑笑说:“这一个星期,亏得人家海伦帮我,你在外面的时候,还没忘了人家,算你有良心!”

程宝贵看见女人抿了抿头发,朝外面走去了。女人走后,他在那里抽着烟,有些心神不宁。傍晚时分,女人还没回来,他便啃着一块馒头,到瓜田里去了。他到了地边儿,赤了脚,往瓜田深处走。他欣喜地看到,那些瓜摘了一批最早的,剩下的这些,大的也已经长成了水桶,小的也已经长成了狗头。他心里说,这是两个女人的劳动成果,凝结了两个女人的汗水。他在瓜田里转了一圈儿,又回到瓜棚,在那里坐着。他吸了一堆烟头儿,又坐了一会儿,女人的影子才在夜雾中近了。

女人提着晚饭,给他放在地上,盛在碗里、盘子里。菜是芸豆炒肉,汤是小米稀粥。她把筷子摆在盘子沿儿上,说:

“吃吧,吃吧。”

程宝贵没有动筷子,像是有啥心事儿。

“你吃惯了外面的山珍海味,不稀罕家里的饭食儿了?”

“她收了没?”程宝贵犹豫了一下,仿佛漫不经心地问。

“收了。”

“她喜欢不哩?”

“喜欢得不行。”

程宝贵“嗯”了一声,开始大口地吃起饭来,狼吞虎咽的。女人有些惊讶,因为她还是平生第一次知道,男人咀嚼食物的时候,也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今天男人回来了,看瓜的事儿就用不着她,等他吃完,她就可以回家好好睡上一觉了。程宝贵吃完了,把碗摞在一起,把筷子放在上面。

王海霞提着空饭桶饭碗往家里走,走在月光里。在她身边,树和其他植物的轮廓影影绰绰,跟村边河里的蛙声搅成一片。她一边走一边想着刚才自己在村里看见海伦的情景。当时,王海伦正在给婴儿车里的娃儿喂奶。海霞拿出小飞机,她接过去了。海霞接着又拿出那件褂子,海伦的脸就“腾”地一红,赶紧拿手往外推。

“姐,这褂子,你得收下,他给你买的。”

“妹儿,你留着穿,他买的东西,我不要。”海伦说。

“你看看你,咋能不要哩?你还不知道他?你不要,他心里啥滋味儿?他这次大老远儿去一趟攀枝花,不就是为了这一点儿心思哩?”

 

创作评价:

小说集里的小说,大都反映作家最熟悉的家乡一带的农村生活,大都是乡土人物和乡土故事。

《金鱼》这篇的故事是残酷的,但那只可能正在老化的塑料金鱼包裹着的女性的心却是无比坚强的。

一个非常直接的感受就是,这些小说,带着浓郁的乡土生活气息,带着深厚的地域文化的底气。作家就像守着一口生活的深井,不断从那里打捞出历史深处的清凉之水。

这口井流出来的水,养育和滋润着程相崧的小说。他把井挖得越深,他的作品就越好。

——著名评论家、作家出版社原总编辑张陵

 

程相崧作为文学鲁军一员,体现了鲁军的历史使命感和时代担当。他由乡野写实出发,力图抵达对人的现代乃至后现代境遇的洞察和想象。通过他的小说,我们可以看到当下各色人等的困惑和纠结。

程相崧基于真实、传统和现代三个层面,来书写当代人的生存困境、人文遗落,这呈现的无疑是我们所处时代的缩影。它有着复杂的形态,体现了人的精神回归和对信仰的呼唤与渴望。程相崧的突围与自我突破,无疑对文学鲁军再一次出发也有着新的意义。

——评论家、山东师范大学教授 张丽军

 

程相崧的写作在一定意义上续接了当年文学鲁军所凸显的道德理想主义。那时方有人嫌其过于保守愚钝,现在看来那样不是过于迂执,反倒是还不够自醒自明,没有把那种道德拷问坚持到底。从程相崧的作品或能看到一点反向用力的苗头,也许他正试图在小说中捕捉逝去的风景,并在这风景里画上凋零的花环。

——评论家、山东师范大学教授  赵月斌

 

《生死状》(《金鱼》中的一篇)的选材富有现实性,能够直击当前社会的现实问题,批判锋芒较为锋锐,体现了作者富有敏锐的现实感应神经。

在叙述上,该小说也颇为老到从容,张弛有度,由程庄村长程多多入手,向上勾连张镇长、副县长、化工厂的总工程师等人,向下联系各色村民,较好地展示了当前乡村的政治经济状况和人情世态。

《生死状》造的张镇长形象对于当前中国文学的形象画廊无疑是一个贡献。

 

——评论家、武汉大学教授 汪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