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彗星来的那一夜 (山东 胡子曜)

责编:杜若 发布日期:2020-04-05  点击量: 1923

彗星来的那一夜

胡子曜山东师范大学附属中学2019级  

 

新闻里报道过于冷漠的疫情数据,我内心深处涌动些什么,可涌动也是枉然。最后一条新闻是科学家测定一颗彗星会在今年划过,我国居民可肉眼观测到。原本只是存在于言情小说里的情节,这一次,我竟也幻想着那一颗彗星会带来些我梦中所念的事情。屋外是与世相隔的肃杀,肃杀得像纽约百老汇散场后的一片寂寞。

三个多星期阻挡了两个世界的重逢,一边是乏善可陈的家,千篇一律的一切不断地周旋;一边是最熟悉的陌生之地,隔着漠然的窗子,我总会窥见那片朝夕相处的天地变了许多情绪。父母和我一同去药店购置消毒液,打开门的一瞬间,我试探性地迈步,生怕不是那谙习的周遭。只是从单元楼门窄窄地望去,这片大地好像在战栗,恐吓我不要出来。

重新拽了拽外套拉链,捏一下口罩与鼻翼贴紧,手心攥着一包装着消毒棉片的袋子。一步一步,给电梯按钮擦拭,给单元楼大门把手擦拭,曾经再不过亲近的一切,如今变成了殊途陌路的普通物件。唯一灯火通明的,只有小区卡口体温检测的人群,有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有彻夜守护的保安,有等待检测的居民长队。一柄短短的体温仪,被设计成各种千奇百怪的模样,它们相同的冷冰冰的数据,织成了社区基层防疫工作的关键网络。又抬头看看天空,还是布满眼帘的深邃,没有一丝明亮的星星撞入我的双眸中。

缓慢地走在只有稀疏几人的街道上,我不禁努力联想与周围一切类似的情景:或许是澳洲平原上牧羊人与山羊在草原上的的友谊;是蔚蓝海平面上一艘渔船与海洋的互相守望;是神秘丛林里采药人与奇珍异草的纯情。然而这些牵强的联想,很难推广到中国的街道上,热闹与喧腾是中国街景的标签,回望此刻竟只剩下了萧条。却是只有行人匆匆的步履未变,他们向四面八方奔去,也是一样的寂寥与空洞。一排排楼房如襁褓中入睡的婴儿,无声地躺在夜与梦营造的斑驳中。我注视着这安详的情景,只看见许多窗户上的灯光在闪烁,好像在梦中呓语,轻声问着酣眠的万物何时才能苏醒。

少有的能走在机动车道上,昨天或许还是熙熙攘攘的浮华喧嚣,如今已是人去楼空,只消得人憔悴。路上还是坑坑洼洼,几座铁路桥横亘在它上面,走到下面只有透顶的压抑,向前看是没有尽头的路通向未来,朝后眺是无边无垠的路指向曾经。不知是什么给了我这个荒谬的抉择,在那一刻我只觉得躲在桥下观望四周是最具安全感的方式。一闪而过的念头马上消散,前面好像有忽明忽暗的光吸引着我,走至十字路口,红绿灯不倦着变换颜色,想呼唤着躲在家中的人们点亮他曾经拥有的车水马龙。前方是一处商城和一片建筑工地,高耸的吊塔坚定地指向了远方,它或许不明白远方代表着什么,但它绝对感受到远方对它的吸引,是这座城市的未来对它的召唤。随着吊塔指引的方向望去,我清晰地看见天空没有边际的蓝黑色,裂出几条明灭的缝隙。

终于怀着激动的心情走到药店,电子屏疲惫着闪耀着光,我好奇到底是药店病了,还是这座城市病了。掀开门帘,导购员马上就是一次娴熟而无奈的测温,而她那句许久未听到的欢迎语,像一道明光撞入我的眼中。里头虽然只有零星几个顾客,但是他们与门外一成不变的的寂寥相比,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温馨。他们的脸上熠熠生辉,仔细麻利地翻看药品,见到我们这户老邻居也会一如既往的问候。那一刻我觉得,被赋予无限重任与厚望的口罩只是几层材质不同的布料,阻挡的了没有情愫的病毒,阻挡不了这座城市心跳的阵阵律动。

走出药店,又是毫无新意的街景,但有药店微弱的灯光照耀,它好像也在申诉这病恹恹的大地。转过街角,几个快递员飞速地驶过,电瓶车前面一道自信的光,直直地照向他们孤独的背影。当他们的车子疾驰在街道上,街道便体验到了久违的陪伴;当他们的身影匆匆,往返于收发站时,城市好像又被注入了血液;当他们将快进准时送达,藏在包裹中来自万里之外的祝福,才焕发出真正的生机。

那一瞬,我坠入了这座城市涤荡千年的胸怀中。夜晚是没有希望的黑,积雪是光明闪烁的白,但没有人再来到这里品味这强烈的对比色;今晚,居民楼里闪烁的光、十字路口红绿灯的光、药店里传出的光、快递员电瓶车射出的光,在缓缓治愈这座城市的躯体与心灵。

我曾痴痴地妄想,这些光终究汇成一束时,新闻中的彗星会真的在这座城市上空划过……

彗星来的那一夜,所有记忆都被抹去,只留下我和这座焕然新生的城市,相视无言。

                                   指导教师张军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