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初中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看 见(湖南 陈永豪)

湖南 陈永豪 发布日期:2020-02-25  点击量: 2590


  

陈永豪(湖南省株洲市茶陵县第二中学高三)  

                                    

因为看见,所以存在。——题记

 

我想用柴静的书名《看见》来作为标题,因为我突然明白了柴静作为一个深度报道的新闻记者,她看见了新闻背后的什么。所有的事物,只有用心才看得见,否则,天大的事你也会视而不见。比如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你看见了什么?你只是把它当做一条新闻吗?你只看到了每天更新的抽象的数字吗?

或许,有的人真的没看见,他们依然在聚会,在宴饮,在狂饮,山东发现60起聚集性疫情!一次祈福致使25个人感染,一次寿宴致使30多个医护人员密切接触,100多人隔离。还有的人只看见了灾难中的金钱,制造售卖劣质口罩和其他医护用品。

然而,我清醒地看见“新冠”来了。先是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报道,然后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报道,接着从“武汉人不要出来,外地人不要去武汉”的呼吁武汉封城的强制,再到各省公共卫生系统应急一级响应,我能感到“新冠”来势汹汹,它将祖国的地图由浅至深染成一片红色,红得触目惊心。

我看见了“新冠”是怎样让一个家庭陷入恐惧无助的。武汉的薇薇,一个27岁的女孩,先是爷爷去世,接着母亲感染,然后奶奶、爸爸感染,“新冠”已经夺去了奶奶和爸爸的生命,只有她独自一人面对病毒和病重的母亲。

我看见了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的不是英雄的英雄医生。武汉的一位医生自己不幸被感染,连家人也被感染,因为医院床位紧张,他带家人居家隔离治疗,只为给别人腾出床位。我看见了“吹哨人”李文亮微信上的留言:“等我病好了我就会上一线,现在疫情还在扩散,我不想当逃兵。”我看到了医护人员脱下防护服后,脸上那一道道被口罩和护目镜勒伤血红的痕迹,我看见了他们被消毒液、滑石粉浸泡的红肿的双手。他们有的连续工作31个小时,忙得都没时间害怕,有的拄着拐杖坚守在一线,有的身患绝症,却依然在和病毒赛跑,和时间赛跑,和生命赛跑。在平时,医生或许只是他们谋生的职业,然而,现在他们确实是站在一线和病毒战斗的勇士!

我还看见了一群逆行者坚毅背影。84岁的钟南山,在呼吁别人不要去武汉的同时,自己却义无反顾地再踏入武汉。各地援鄂医护人员,他们在请战书上按下一个个鲜红的手印,“不计报酬,无论生死!”可要知道他们也是别人的丈夫、妻子、父亲、母亲、儿子、女儿啊!他们义无反顾地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留给世人一群坚毅的背影。

我还看见了在疫情之下一群平凡人身上散发的“神光”。城市公交、地铁停运,一群滴滴司机自发组织接送医护人员,当起这座城市的摆渡人;当武汉封城,武汉成了武汉人想回却回不去的家,但家中的父母却成了他们最深的牵挂,于是快递小哥把这些远方的牵挂一个一个的送回家,他们把蔬菜,水果,消毒液,鲜花,甚至一句”我想你”送到疫区的亲人心里。当病毒来了,他们也害怕也恐惧也焦虑也失眠,但他们最终羸弱地伟大起来。

我还看见了党和国家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第一位的指示,我看见了祖国派专机接回的滞留海外的同胞留下的热泪;我看见了肯尼亚飞往国内的飞机上几千箱华侨捐献的物资,我看见了各地各行各业人们的涓涓细流终汇聚成长江大河,驰向湖北武汉,气势磅礴,势不可挡。

2月4日,立春了,我看见杜鹃花红了,油菜花黄了,小草绿了,虽然严冬的气息还笼罩着,但我,还是看见春天的脚步如约地来了!

(指导老师:段艳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