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形 色(四川 刘彩慧)

责编:杜若 发布日期:2020-04-07  点击量: 743

 

刘彩慧(四川省成都市盐道街外语学校)

 

深邃的瞳望着这红尘之色、褪色。灯火恍惚、霓虹刺眼、华灯如旧,只惜,似此星辰非昨夜,不见熙攘,只剩月形影相吊。

天际哪儿来的雪?可这又不是六月。你看,谁的泪从眸中滑落?恐怕是那寒春的枝抽打着未融的冰。道无常,天如墨倒悬;叹无奈,溺在这病态的气息中,那颓柳怎能不期期艾艾地颤?

那些于大雾中的人,呐喊挣扎,哭泣着咆哮,于血腥中咳嗽,但咳着咳着便迷失了方向,于是一点一点地便被吞噬......

这渊深不见,大概没人会料到,谁的故人会逝去?谁的亲人哭着说坚强?谁家又白发人送黑头?多少公子佳人,只能在淡青墓前道着问候?谁家丈夫说着他怎样都可以,只盼妻子好好活着?那些下跪的父母,何尝不是满怀一肠对子女的爱?哪家父亲因闻雏鸟鸣,便背井离乡?谁家新人愿意用一束玫瑰、一个腼腆的拥抱,短短十几秒便结束婚礼?是哪位默默奉献的军人舍家卫国?又是哪位文化传承人用着一把剪刀,一张红纸来对抗命运?

黑的,暗的,这世,更冷、更清了;厌的,恶的,这心,更荒、更凉了。

我想,这相隔的距离不是时间而是空间。毕竟,这三月的风还是柔的,淡青枝头会透下碎金的阳光,鸿雁吟碎的信是暖的,绿叶在悄悄舞,破冰的草于狂野中成长,那六月莲于这三月的淤泥中盛放,那秋季凋零的银杏依旧矗立在这乱世中,就算是枯萎的梅花也依散有清香。

江城的白鹤醉落在星河;是哪位英雄善死者不亡?是谁的朋友于别离前相约青山不改?是哪对恋人依旧在炮火中深拥,硝烟中对视?那些莘莘学子依然学着救国的学识;那乡亲父老用自己最朴素的言语向邻里送去最好的祝愿;那曾有隔阂的邻国也于这场雪中送着“与子同裳”的炭火;那翩翩白衣是最无名的勇士,跨过山川大海,踩着这血腥场的征途,在这战火中舞蹈,与那带着病毒的阎王争抢着;那80高龄的老人,废寝忘食,笑着说不要去九省通衢,但他义无反顾地迈入那喧嚣城池,斗着最深的病,救着最痛的人,以命博出人间的欢与合。那些被困在城中的鸟,并不是被折了双翼,而是被一个国用深沉的爱庇护着。而那些依偎在巨龙旁的所谓的渺小的人,真的是不能做什么吗?呵。

我们望着,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形形色色,病态的、治愈的、美好的、扭曲的,喜鹊哭着笑,乌鸦笑着闹,纷纷攘攘。有的人,昂头训人为牛马;有的人,俯首甘为孺子牛。那些战死的紫色英魂,你们安息吧,你们的信念是不会消散的;那些所谓的看客,你现在尽管笑吧,你只能看见这野火烧不尽城春草木,焚烧着那丑恶的冤,重生的是更圣洁的光辉、是更团结的中华。

不怨,只愿东方笑柳,明日依然破晓;不怠,只待人间滚烫,巨龙似骄阳,腾飞在天一角,于高寒碧空中翱翔,在日光辉映下闪耀。

(指导教师:黄冬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