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大学生作文

放生池

发布日期:2019-07-02  点击量: 229

张世维(北京师范大学)

  

东骏又和妈妈闹翻了。

二年级的东骏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不过,和从前不同的是,今天在这座句曲山里,他竟然和妈妈走散了。

正好让她急一急,谁让她又对我发火。这样想着,东骏没有停留,一个人向前走去。

春天来了,句曲山生机勃勃,绿意盎然,鸟儿在林间唱歌,真像一幅美丽的画。不远处的高地上,一片竹林在微风中摇摆,仿佛诱人的海妖之歌,引的东骏想要一探究竟。

眼前这根竹子不粗,一只手就能握住,颜色就像翡翠,还有些温润的感觉。拉着这根支出的竹子,身手敏捷的东骏在土墙上连踏两下,就站在竹林的边缘了。

这时候阳光正美,眼前的这片翠竹更加漂亮了,忽然,眼尖的东骏像是看到了什么,他拨开竹身前的几枝竹叶,踮起脚尖,仔细地观察竹身上的东西。

这是一尾刻在竹上的小鱼。

多么精致的一尾鱼哟!细而均匀的鱼鳞;微微卷动的鱼尾;张合有神的腹鳍……东骏甚至觉得,要是他有一碗水,这尾小鱼一定会跳进碗中。

最令东骏惊奇的,是这尾小鱼的刻痕。它的刻痕并不是褐黄的竹木的颜色,而竟是一种炫丽的金色!这金也不晃眼,却在日光下的竹林里显得生机盎然。

唉,妈妈不在,妈妈的手机也不在,不能拍下来给阿婆看了。东骏懊恼地皱起眉头,余光里,又一抹金光在远处若隐若现。

“那是什么?”东骏几个侧身,就穿过几根竹子,来到了那抹金色跟前。

又是一尾小鱼,与那尾一模一样!

兴奋的东骏并没有像刚才一样细细观察,他环顾四周,却只看到满眼的竹。仿佛想到了什么,东骏又望了望身前的小鱼,便向小鱼身体所指的方向快步走去。

第三尾鱼!东骏更加兴奋了,他再次找出方向,继续向竹林深处前进。小鱼的尽头一定是个宝藏!等会一定要让妈妈大吃一惊!东骏笑起的两颗门牙,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泽。

第四尾……第五尾……第六尾……飞快地拨开竹叶,东骏矫健的身影在竹林中迅速穿梭。

这是第七尾小鱼了,东骏只扫了它一眼,因为他知道,他的终点到了。

这是一片没有竹子的空地,不大不小,刚好容下一间小屋、一汪池塘。微风轻拂,池塘里的水就像阿婆的鱼尾纹,在涟漪下隐藏了时间的秘密。池塘边还有一座石碑,碑上写着“放生池”三字。

 “水里是什么?”看到池塘里的影子,“寻宝”的东骏向池边走去。

原来是几尾金色的小鱼,东骏不禁有些失望。

 “东骏,竹上的小鱼漂亮吗?”一个温和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东骏慌忙回头张望。

竟是一位老婆婆。

老婆婆有些瘦弱,雪白的长发披在蓝色的长衫上,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像东骏的阿婆。

看着这位身着古装,手提竹篮的老婆婆,东骏呆了几秒,傻傻地问:“阿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仙女吗?”

老婆婆呵呵地笑了,却没有回答,“我叫鱼婆婆,觉得阿婆刻的小鱼漂亮吗?”

 “啊!那些小鱼是你刻的呀?阿婆你太厉害了!那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小鱼!”

鱼婆婆笑得更开心了,双眼都眯成了缝,“那是阿婆怕找不到回家的路,刻几条小鱼做的路标。”

 “啊,我还以为是宝藏的路标呢。”东骏有些失望,不能把宝藏给妈妈看了。

 “哈哈哈,阿婆这儿可没有宝藏,”顿了顿又道:“不过,阿婆这儿有别的好东西噢。”

 “什么好东西呀阿婆?快给我看看。”东骏的“寻宝”心又被勾起,凑上前去探了探竹篮,里面是数十粒碧绿的小丸子,东骏顿时觉得一股清香入鼻。

 “哇,好香好香,这是什么呀阿婆?”

 “这个呀,”鱼婆婆提起竹篮笑道:“这是鱼食。”说罢,从篮中拈出几粒,随手抛向池面,几声轻响,碧丸就落入水中,在水面留下几圈涟漪。

东骏急忙凑到池边,看那几粒碧丸在水中缓缓沉下,池中几尾小鱼很快围了上来。

 “咦,阿婆,这条小鱼怎么总吃不到呀?还老是撞到其他小鱼。”

 “它呀,叫天璇,”鱼婆婆走到池边,“它眼神不好,扔准些,它就能吃到了。”

 “天璇……原来鱼也有近视眼呀。”

 “呵呵,鱼可没有近视眼,是放生它的人近视哦。”鱼婆婆一边撒下碧丸,一边悠悠答道。

 “啊?为什么?”

 “坐下吧,阿婆给你讲个故事,你就明白了。”鱼婆婆放下竹篮,招呼东骏坐到身边。

 “东骏,告诉阿婆,你有什么?”

东骏歪了歪脑袋,旋即答道:“我有妈妈,有阿婆,有足球,但它有点脏。”东骏不好意思地笑了。

鱼婆婆也笑了,“不止这些哦,你还有漂亮的衣服、有亲密的伙伴、有关心你的师长、有健全的身体、有……时间,对吧东骏?”

 “对对,”东骏拍手笑了,“可是阿婆,这么多东西都装在我一个人里,会不会装不下呀?”他又担忧道。

鱼婆婆笑了,“会的哦,你想呀,一条公路上可以有许多汽车向一个方向开,可如果有一辆汽车朝相反的方向开呢?”

 “肯定会撞车,出大车祸吧。”东骏不假思索地答道。

 “是啊,”鱼婆婆摸了摸东骏的脑袋,“阿婆的池塘就可以拿掉那辆开反的车。”

东骏有些不相信,“真的吗?”

鱼婆婆笑了笑,却没有回答,指着那尾名叫“天璇”的小鱼,“放生天璇的孩子,比你大几岁,从小就很爱读书,才六年级就戴上了厚厚的眼镜。可是,他的梦想是当一名军人,因为近视,他可能永远也实现不了梦想了。”

 “啊,那怎么办?”东骏紧张起来。

鱼婆婆慢慢说道:“前几天,他来我这儿放生了天璇,开心哭了,他终于可以继续他的军人梦想了。”

 “啊?”东骏呆住了,“他在这儿放生了一条鱼,然后就不近视了?”

鱼婆婆认真地望着他,点了点头。“他放生了天璇,也是放生了他不想要的近视。所以呀,天璇眼神不好,得扔准些才能吃到鱼食呢。”说完,鱼婆婆拈出两粒碧丸扔进水中,刚好落在天璇跟前,只见天璇高兴地甩了甩尾巴,一口吞下,溅起一朵小水花。

东骏眉头紧锁,似是在思考什么。

 “看到那条小鱼没?”鱼婆婆的话惊醒了他,“那条懒懒的,一动不动的。”顺着鱼婆婆的手,东骏望见了一尾静止在水中的小鱼,金色的鳞片闪耀着阳光的明丽,就像在沙滩享受着日光浴。

没等东骏发问,鱼婆婆就讲道,“它叫天玑,是一个初中的孩子放生的。与放生天璇的孩子相反,他从小就不爱读书,也不想玩闹,甚至没有他感兴趣的东西,整天躺在床上不想动弹,家人和老师都对他失望透顶,觉得他没救了。”

 “他是不是没踢过足球呀?我们班的男生都喜欢足球。”东骏急切地说。

 “呵呵,他现在也很喜欢足球噢。”鱼婆婆望了望天玑,笑得更浓了。“十几天前,他来我这儿放生了懒惰,你看,就是天玑,是不是够懒的?”

鱼婆婆又拈起一丸碧玉,中指轻弹,一抹碧绿稳稳落在天玑跟前。天玑竟还不动弹,等到碧丸沉到口前,它才不情愿地慢慢张口,将它吞了下去。

 “这也太懒了。”东骏撇了撇嘴。

 “咦,阿婆阿婆,那条小鱼游得好快呀!”突然发现了什么,东骏大声叫道。

 “嘘,不能太大声哦,”鱼婆婆指贴唇上,轻声说道,“它叫天权,是最敏感的小鱼,声音太大会吓着它的。”

果然,东骏一声大叫,小鱼天权惊得鱼尾一摆,闪电般向池底逃去。

东骏急忙压低了声音,“阿婆,天权是怎么回事呀?”

 鱼婆婆想了想,“东骏,你知道高考吗?”

“知道知道,就是高中的最后一次考试,考好了就能上很大的学校。”东骏回忆起妈妈的话,还一边比划着“很大”有多大。

鱼婆婆微微一笑,“真聪明,放生天权的呀,是一个快要高考的学生。他学得很好,可一到考试就紧张,所以很少考出好成绩。”

 “啊,那多可惜。”

 “是啊,前些日子,他来我这儿放生了紧张,就是天权。”

东骏松了口气,“那他一定能在很大很大的学校里读书了。”鱼婆婆捏了捏东骏的脸蛋,轻扬着笑意,点了点头。

 “阿婆快看!那条小鱼受伤了!”东骏焦急地拉了拉鱼婆婆。

鱼婆婆顺势望去,只见一尾小鱼所到之处,一丝红线飘飘摇摇,如一条美丽的红丝带。她也收敛了笑意,叹了口气,“没事的,它叫玉衡,是注定要流血的。”

 “啊?难道有人放生了他的血?”东骏马上反应过来,“这样小鱼不是很疼,阿婆你快帮帮它吧。”东骏听罢,拉着鱼婆婆的衣袖哀求道。

“唉,那个大学生,他放生了自己的痛觉,流血的玉衡要永远承受他的痛苦了,阿婆也帮不了它。”

“那个大学生,他为什么要这样啊?”东骏不禁有些气愤。

“东骏别急,他也是有苦衷的。他有个很喜欢很喜欢的女孩,开始两人的感情很好,可后来女孩的家里不同意,女孩不得不和他断绝关系,他哭了很久很久,甚至想到自杀。”鱼婆婆叹息着,讲述玉衡的故事。

 “什么?”东骏惊呼,“为什么要自杀?没有那个女孩,他还有妈妈和阿婆啊?

 “是啊,世界有太多值得留恋的东西,也许是年纪越大,有些事越难想开吧。唉,万幸的是,在那之前他遇见了我,我也只好为他放生了痛觉,往后的他,就不会痛苦了。”

听完玉衡的故事,东骏安静了,望着石碑上的“放生池”,呆呆的出了神。

 “东骏,你看那条小鱼。”鱼婆婆首先打破了沉默。

 “嗯?”东骏瞪大了眼睛。那是一尾色泽暗淡、有气无力的小鱼,好久才摆动一下鱼尾,似乎在证明自己的存在。

 “它叫开阳,是一尾病鱼。”鱼婆婆缓缓说道。

 “难道,有人放生了他的病?”东骏惊讶地问道。

轻轻点头,鱼婆婆说道:“他是个中年人,年纪大概和你妈妈差不多,是一个建筑工人,家庭和睦,生活美满。”顿了顿又道:“后来,他患上绝症,从此一病不起,贵得吓人的医疗费也毁了这个家,他的父母甚至上街乞讨,只想让儿子多活几天。”

东骏听呆了。

 “几个月前,他在阿婆这儿放生了小鱼开阳,走下病床后,他们一家总算回到了正轨。

东骏长舒了口气,望向开阳的目光满是不可思议,正是这尾小鱼,救了伯伯一家啊!

突然想到了什么,东骏红着脸,低声问道:“阿婆……你能不能……能不能让我放生一条小鱼?”

鱼婆婆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当然可以,你想放一尾怎样的鱼呢?”

东骏低下头,承认错误似的小声说道:“阿婆,其实在遇到你之前,我刚刚和妈妈闹翻了,然后我一生气,就和妈妈走散了。”声音越说越低,也不知道鱼婆婆听清没有。

鱼婆婆睁大了眼,好奇地问:“为什么会和妈妈闹翻?东骏这么乖,是不是妈妈错怪你了?”

东骏眉头一皱,“哎,也不能全怪妈妈,是因为我挑食,可是她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吃苹果还让我吃,真讨厌。”

 鱼婆婆应着,已猜到了东骏的意思。

“所以……所以我想放生我的挑食,这样就不会一吃饭就和妈妈闹翻了。”作出重大决定的东骏昂了昂头,握紧拳头说道。

拍拍东骏的肩,鱼婆婆认真说道:“妈妈一定会为你骄傲的!”说罢,她起身捡起一片半黄的竹叶,交到东骏手中,“它叫天枢,放进放生池里吧,想着你刚刚的话。”

东骏接过竹叶,半信半疑,将竹叶慢慢放进水中。

太神奇了!半黄的竹叶刚一入水,就变成一尾金色的小鱼!它活泼地跳动着,几粒水珠溅在东骏鼻尖,仿佛在提醒他,这不是梦。

东骏呆呆问道:“阿婆,这是梦吗?”

鱼婆婆神秘地笑了,“是,也不是。”

 “东骏,东骏,起床啦。”耳边忽然传来妈妈的声音,鱼婆婆、放生池、小屋、竹林顿时糊成一团,化作黑暗在身后隐去。

 “咦?妈妈你怎么在这儿?”东骏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竟然枕在妈妈腿上。妈妈没好气道:“去哪儿神游啦,还不是你累了,说要歇一会儿,结果一觉就睡到现在,这不,天都黑了。”妈妈边说边为东骏整了整衣服,“快走吧,妈妈回家给你做好吃的。”

刚刚的明丽日光竟然被夜色取代,清幽的句曲山安详地睡了,放下了夜的帘子,遮住自己的温婉容颜。

拉着妈妈的手,年幼的东骏很快抛下了那个碧玉般的梦,对着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