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刘昕玥:我准备好了(第十九届叶圣陶杯决赛特等奖)

发布日期:2022-08-18  点击量: 360

我准备好了

刘昕玥(山东省宁阳县第一中学高三) 

2017年,13岁。

“月月!你太棒了!”刚下赛场,姐姐就迫不及待地跑来祝贺我,“四个三周跳!”我还微微有些喘,但还是忍不住笑了几声。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全国花样滑冰的比赛,也是我接触花样滑冰的第7年。这次比赛,我做出了四个三周跳,拿到了第一名。初出茅庐的我立刻引起了关注,网上一片赞美之声,称我为“小陈露”,说看到了女单的希望。

我走向更衣室的时候,姐姐还在一旁念叨:“你知道当年陈露也是因为三周跳而成名吗,我觉得你有这个潜力啊……”

陈露。我默默地想。作为花样滑冰女单运动员,这个名字肯定不会不熟悉。我国花滑的第一个世界冠军,两届冬奥会铜牌,中国女单最好成绩创造者。

比赛之后,教练把我叫到训练场上。我以为教练是来祝贺我表扬我,谁知他只是示意我上冰,带我围着冰滑了几圈。我不明所以,又不敢问,就只默默跟着。

几圈后,教练停了下来。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说:“你看到别人都是怎么评价你的吗?”我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教练似乎叹了口气。

“你应该知道,自从陈露之后,我们国家的花滑女单成绩一直不怎么好。我当教练这么多年,也看到过不少有天赋的小姑娘,可最后,没几个能坚持下来。”教练说着,缓缓低下身子,手抚摸了几下冰面。“这块冰上,摔过太多人。”

我看着教练的动作,突然一阵冲动,脱口而出:“教练,我一定能做到。”

教练抬头看了看我,眼里竟然闪着泪光。他说了一句“2022,北京冬奥会”。

之后,我发了疯似的训练,总会想起教练那一双含着泪光的眼睛。我能做到。我想,总有一天13岁的我,准备着。

2021年,16岁。我站上冰,深吸一口气。

我会让国旗升起在世界赛场上。

这是我今天第五次站在这里了。训练时的一次失误,导致我左腿韧带断裂,不得已接受了手术。手术虽然很成功,可也导致我将近半年没有上过冰。缺席半年的训练,导致我的状态直线下滑,在世锦赛上,我甚至没能进入到自由滑。而我13岁就做出的三周跳,成为了我现在最大的坎。

起速,跳跃,落地。“砰”一声,我再次摔倒在冰面上。着地的地方火辣辣的疼,我崩溃地捂住脸。眼看着北京冬奥会越来越近,我的状态却一直低迷。尤其世锦赛上,我甚至一个三周跳都没有做成,网上铺天盖地的骂声向我涌来,用的最多的词就是“女单曾经的希望”。

现在我终于理解,当初教练那句“这块冰上,摔过太多人”里,包含了多少痛苦和心酸。

我哭了一场,换下衣服,走出了训练场。刚出门,就看到了一幅宣传北京冬奥会的海报。上面写着大大的“我们准备好了”。

我愣了片刻,手中的考斯滕突然有些烫手。我想起前不久举行的建党一百周年庆祝大会上,四名青少年在天安门 前说“请党放心,强国有我”,“奋斗正青春”。又想起之前一次作文比赛,题目是“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当时风头正盛的我写到,我要成为中国花滑女单的领军人物,我要让中国为我感到骄傲。

如今,我们的冬奥会近在眼前,中国做好了准备迎接世界,我又怎么放弃我的理想呢?我不是“曾经的希望”,我还年轻,我还可以继续训练,我要让中国国旗在世界赛场上升起,我要让全世界看到中国也可以!

我握紧了手中的考斯滕,毅然转身回到了训练场。

16岁的我,继续准备着。

2022,17岁。

队内选拔赛临近,教练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

“你确定要跳《梁祝》?陈露的《梁祝》已经是巅峰了,你再跳会很吃亏。”教练语重心长地跟我谈着。我坚定地点了点头,说:“老将不死,薪火相传。”

我要让赛场上响起《梁祝》,让世界看到,我们中国女单依然可以。

教练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同意了我的决定。

走出办公室,我又去了冰场。《梁祝》里有一个三周跳接三周跳的动作,我只成功过一次。冬奥会近在眼前,我要抓住一切时间训练。

到了训练场,我脱下鞋子,露出了一双伤痕累累的脚。之前看武大靖的采访,有一篇文章的标题是“我有一双丑陋的脚,可我有一个美丽的梦”。

我默默地想,我也有一个美丽的梦。

冬奥会花滑参赛名单出来的那一天,刚好是我的生日。我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了名单中。身边都是祝贺我的声音,我坐在蛋糕前,闭上眼睛,许了一个愿望,一口气吹灭了所有蜡烛。

北京冬奥会如期开幕,我站在了奥运赛场上。耳边响起“下面出场的是中国选手……”,我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笑容。

我知道,我准备好了。 

(指导老师:许振银) 

【点评】这是一篇很“应景”的小说:它以北京冬奥为背景,写了一个花滑选手的备战历程。一般人看比赛,大多只关注比赛的输赢,顶多注意到一些无关紧要的花絮。而本文的作者却可以像一个专业人士那样,了解每个动作的来历和背景,了解相关赛事中的标志性人物、事件以及相关运动的细节,如服饰、动作、配乐等等,这些细节的融入,使得小说的内容显得十分真实、自然。小说的语言表达也张弛有度,既真实地再现了运动场景,又不生硬地“科普”,代入感极强。本文荣获决赛特等奖。(蒋成峰 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