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2. 学生作品 >
  3. 高中生作品

战疫征文选:拥抱新生 (河北 马铭洋)

发布日期:2020-02-03  点击量: 344

拥抱新生

█马铭洋(河北省石家庄市第十七中学高二)

 

病房的一个床位旁围满了白色大褂,医生跑着叫来氧气瓶。患者大口地呼吸,从空中抽气,像是一条离开了水的鱼;透过白衣的缝隙,信子看到患者在不断地哆嗦,许久没洗过的头发紧贴在冒了汗的额头上,被灯光打得锃亮。她感觉自己也跟着手脚冰凉,眼睛瞪得极大。

信子害怕患者麻木,害怕一个生命在自己面前停止呼吸。

这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在床上挣扎着的,向周围一切能抓住的东西求助,拼命握住身边护士的手,不允许自己的脉搏停下来。

信子在旁边看着她,死死捏住衣角,嘴里咬着和她一样的窒息感,在一旁一遍又一遍机械地默念着,挺过来,挺过来,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直到女孩惨白的脸色开始舒缓,喘息声由急促转为正常,信子觉得自己的手脚也跟着热了。接下来的询问声和搬进病房的检查器械模模糊糊的,让人听不进去也看不下去了,信子只觉得自己也跟着活了一次,死神的镰刀绕过了她的脖子。

急咧咧的铃声把她惊醒,还是裹着一身冷汗,眼前的白大褂刷得褪了色。一场梦过去,手心脚心黏糊糊的,盖着被子也发凉,伸出去的胳膊冻得像冰块。 信子抓过手机眯起眼看看时间,锁上屏后又翻了个身。时间还早,厚重的窗帘压在窗户上,屋里黑着,外头也黑着。疫情推送叮当一声进了消息框,她听见后又睁开眼拿起手机,滑动手指。

“湖北新增1347例累计确诊7153例,随州新增76例累计确诊304例。” 信子带着困意小声念出来,翻看下一条通知。

“她那边也联系不上,不知道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信子叹口气坐起,挑开一边帘子去看微微发亮的天。从亲人口中听过当年的非典有多严重,但当时的自己才是个刚出生的婴儿,不需要顾忌任何人的安危,也不需要接收网络上嘈杂的言论。非典久远了的死亡人数,在信子眼里成了单纯的数字,她没有确切的感受,没有受过波动,人和人之前的感情并不相通。 现在不一样了,想见的人远在南方一个小小的城市,信子碰不到那个让她担心的人,连半点对方的衣角料也碰不到。染病者的数字飞快跳动,不断上升,却等不到对方报来的平安。

信子不知道自己梦见的病人是谁,只记得自己在梦里把牙咬得咯吱咯吱响,她想听见生命拔节的声音。她突然就明白,能在阳光下抱住一个人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那位陌生的病人鼓动着心脏想要活下去,活下去后的第一件事应该是扑向她最爱的人、最珍惜的人。信子这么想着,把手机贴在胸前。

这场灰白色的战役,不知不觉叩响了活着的心情,唤醒了对拥抱的渴求、对阳光的渴求。

看到武汉红十字基金会发出的号召,她把手头有的零花钱全部捐了进去,盼望着能有大批的N95口罩安安稳稳送到医护人员手中。简单扫过一眼网上抗疫的呼声,信子点开便签,用二十六键敲打出几个句子:

 

疫中九十五分的隔离,

疫后百分之百的拥抱。

汇聚九十五分的依靠,

换取白衣天使的微笑。

 

打完字,她眨眨眼睛,向着窗外不多的几颗星星许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