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校园 > 初中校园 > 文学社团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江西省进贤县第三中学栖贤文学社 2017-05-31 14:10:12  发布者:丽荣  来源:本站


 

栖贤文学社是一个经学校批准,在校长关心并引领下,由语文组老师负责指导的校内爱好文学的同学组成的文学社团。其前身是本校学生自发组建的一个兴趣爱好组织。20161月,经过较长时间的酝酿,这个组织终于结束了“地下”状态,成为学校一个正式正规的社团组织。“栖贤”一名的由来,源自进贤县钟陵乡的栖贤山。相传孔子七十二弟子之一澹台灭明曾南游至钟陵山讲学,又有唐代诗人戴叔伦在此隐居过,后人仰慕其贤,故称钟陵山为栖贤山。

栖贤文学社旨在提高学生人文素养,扩大学生视野、发挥学生特长,和繁荣校园文学创作、丰富校园文化生活、提高校园文化品位,以及为学生提供展示个性风采的平台。

【教学随笔】

借校园文学创作之手,提升语文核心素养

  □ 万冬明

20164月,针对落笔就是亲情友情或者提笔就茫然的现象,我们文学社举办了2场讲座,旨在启发大家就地取材,不做无米之炊的巧妇。第一场讲座是为全体社员讲解县域内文化名人的知识,希望能够引导大家关注本地历史的、当下的各界人物;第二场是向他们讲解进贤的建筑文化,目的也是希望他们能拓宽视野,用文字在纸上再造当地千姿百态的建筑,弘扬地方特色文化。受到启发后,社员视野大开,发现生活处处有文章。我们常说要“学会阅读”,可他们最多学会阅读纸媒和电子媒介上的有字书,而现在对于无字之书的阅读总算是开了窍。我们社报上于是刊出了有关文港毛笔、进贤鸭血粉、派送广告单页等内容的习作。

除了讲座,文学社原则上还坚持“每周一活动”,均在早读或晚自习时间进行。朗诵、演讲、辩论等常办常新,这些不仅锻炼了参加者,而且也给社员提供了写作素材。几乎每个比赛活动,都被社员写成报道,发在社报上。比如社会热点“魏则西事件”,通过辩论,能教育大家理性思考;又比如吴婷婷同学地道地朗诵《黑人谈河流》,极大地震动了社员,图文固化于纸面后,对朗读无疑具有更大的促进作用。

愚以为,新课程改革必须告诉学生,语文就是生活,而语文学习就得生活化。以写促读,激发共鸣;以辩促思,培养审辨式思维;以演讲促表达,促进校园文学创作。这些,可以看作是实现了“阅读、思考、表达”一条龙服务,从而提升社员的语文核心素养。是的,语文核心素养应该在这三方面得到体现。我相信,如我们这种连文学社社员综合素质都整体偏低的普通中学,也一样可以在“阅读、思考、表达”等方面有所作为,再以校园文学创作促升“语文核心素养”,完全没有问题。

毋庸讳言,名师、名校、名区,相辅相成,而终其究,乃名生成就了名师,名师成全了名生。名生即优质生源,无疑至关重要。然万般皆下品,唯有“重点”高,此所谓之“名”,所谓优质,又何足喜?生源、师资、资金等配置上的马太效应,给普通学校造成极大的伤害。强大更多的名校、名生,固然重要,但终归不如提升占绝大多数的普通学校、普通学生的综合素质更重要。

在重点中学求学,与在普通中学读书,最大差别应该还是学生心理层面的巨大落差。一旦认定自己普通甚至无能,且形成思维定势,那是件可怕的事情。如何让这样的一个“弱势”群体,焕发精神,继续无限可能?我认为不妨利用社团建设——因语文乃百科之母,最便捷当然还是通过文学社,先借校园文学创作之手,树立信心,让青春阳光起来再说。

【学生佳作】

疯 孩 子

  张淼淼

我小时候特疯,又生活在农村,所以,常常疯得无边。

我搞恶作剧,追求疯狂版,比如用炮仗炸隔壁老王家的牛粪,成群结伙去菜园将别人尚未成熟的萝卜结拔出来吃掉,把沙子灌进人家压水井里……我这疯劲儿可招恨了,以至于走哪那嫌。可这些还真不算什么,因为我干过最坏的事情,就是把人家的牛给“气疯了”。

那天下午放学,路过拴在木桩上的牛群,我马上产生“恶意识”,即偷偷从猴子书包里拿出准备炸牛粪的炮仗,蹑手蹑脚走到牛屁股后,拿根皮筋儿把炮仗轻轻绑在牛尾巴上。接着,悄悄用火柴点燃引线,并迅速拉起猴子狂奔。身后,炮仗爆炸声,牛绳挣断声,群牛疯吼声,还有旁边鸡棚被牛撞倒踩碎声……搅成风暴一般,场面十分恐怖。可我站在高处,看着,却很享受。

我继续将炮仗点燃,扔向牛群。现在想来,我那时一定是真疯了。

一头水牛像过度服用兴奋剂一般,朝我冲过来。我连忙往树上爬。那牛就使劲拿角斗树。我居高临下,一边对它吐口水,一边叫猴子把爷爷叫来。很快,爷爷跑过来,黑着脸,将牛牵开系到树下。然后,他用黑色的粗布条,将我绑在门前葡萄架子上,还叮嘱奶奶别给我饭吃。奶奶是怕爷爷的。我哭得天昏地暗也不管用。

按惯例,天黑后,我能被无罪释放,可这次不行了。我想到丫蛋,因为我把沙子灌她家压水井里了;我想到小胖,因为我把牛粪炸到他家大门上了;我想到矮脚虎,因为我砸坏过他家玻璃……他们该不会过来围观幸灾乐祸吧?猴子呢?为什么不来“探监”解救我?我又哭了,竟然昏昏睡过去。

等醒来时,我发现爷爷在旁边叹息:“你回你爸爸妈妈那里吧,我管不了你。”“爷爷,不要,我再也不会疯了。你千万别送我回去。”我哀求。爷爷身子一颤,竟然呜咽起来,一只手拼命去擦眼睛。我无比震惊!说来奇怪,经此一役,我的疯劲儿就消失了。

幸亏是人都会长大,不然,我还在疯的路上。

(本文发表在《文学校园》2015年第6期)

【指导创作手记】作者有点写作底子,却少有纸媒展示。接触过后,本人发现作者身上女汉子性格多一些,于是,根据她有过较长期的农村“留守”生活经历,确定可以写点疯狂的事情。她很快陷入回忆中……一会儿,她断断续续给我讲她小时候生活在爷爷身边的故事。听完她的讲述,本人协助梳理,并稍作调整,让她把刚才的话写下来。不久,初稿交上来。看罢,感觉文如其人,要的就是这个味儿,随即稍作处理——人名和个别句子,即发给《文学校园》。

规矩退休后

付聪聪 

“滴”、“滴”、“滴”……

“喂!局长,是我啊!我是规矩。”

“原来是规矩啊!又来汇报呀,几个小时前不是已经汇报过吗?更何况,现在我已经下班了。”局长在家一边玩着电脑,一边不耐烦的对规矩说道。

“局长,这次我不是来汇报工作,我、我、我、我向您申请退休,可以吗?”电话这头的规矩极难为情的说着,从接手这份工作起,规矩压根就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自己主动申请退休。

“什么?”局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像规矩这种把职业视为自己生命的人,会主动申请退休吗?尽管局长不敢相信,但此时正处于兴奋状态下的局长也不管那么多了,于是对规矩说:“真的呀!太好了,我批准了。从明天开始,不,就从现在开始,你,规矩从此光荣退休了,祝你以后的生活从容闲适,其他的话我就不多讲了,我挂了啊,拜拜!”不等规矩开口,局长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的局长,轻松的样子跃然于脸上。其实,局长很早之前,就想让规矩退休,因为,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年代,规矩显然是多余的,但碍于规矩曾为社会安定做出过巨大贡献,面对有功之臣,局长一直不好意思开这个口。不过,现在好了,解放了,一切都解放了,新的纪元将从此刻开始。

“一点挽留的话都没讲,唉!”这一声叹息在夜晚的晴空中显得多么寂寥啊……

失落的规矩随手拦了一辆岀租车,朝着华夏市西城机场的方向去了。一路上,车窗被打开过一次,一张小小的卡片飞了出来。这是一张手机卡,也许,他很轻、很轻。

第二天一早,飞机起飞了,目标太平洋上的某个小岛。

几天后,在一个不知名的宾馆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个不显眼的人,拿着一份不时尚的报纸。这报纸的标题很是鲜艳——“没有约束的时代”,明晃晃的字体像是被漆上去的。内容也很有意思:没有了规矩,人们比以前更快乐了,到处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看到这儿,拿报人莞尔一笑,长长地吁了口气:“该去海边钩钩鱼,晒晒太阳了。”

窗外的不远处,海浪在轻抚着沙滩,大海的上空也不时传来海鸥清脆的叫声……

转眼间,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和往常一样,这一天规矩从海边回到所住的宾馆里,在宾馆的大厅中,规矩愣住了。

此时,大厅的电视上岀现了六组场景——

高铁站候车室,那些吞云吐雾的人制造岀来的烟雾不亚于北京的雾霾;市政府的垃圾箱旁,倚叠如山的垃圾只是堆在垃圾箱旁,而垃圾箱里却非常干净;一个十字路口,这里是在拍电影吗?大部分的车辆都损毁了,只有少数车辆停在人行道上才得以保存;某个著名旅游景点,人们好像是在这里练习书法,这里到处都刻着“某某到此一游”;一处海湾上,黑黄色的海面漂浮着许多鱼类的尸体,大海上空也看不见海鸟盘旋的身影。

突然,屏幕黑下来,过了好一会儿,电视上才出现了第六组场景,那是许多人围在一起的场景。看来这应该又是一个不好的消息。随着镜头慢慢上升,从上空俯视人群,原来人们在一起摆成了一组文字——规矩,对不起,我们错了。

沉重的房门缓缓被推开。星星透过窗台,将他的影子越拉越长……注定,这是一个无眠之夜。

第二天一早,飞机起飞了,目标,华夏市。

(本文获第十四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复评二等奖)

【指导创作手记】这篇作文,据其语文老师说,前前后后,写了怕有十余遍。第一次交上来时,感觉题材并不新鲜,套路落伍,而且段落间的衔接还有问题,随即发回。但作者很执著。第二次交上来后,发现篇章结构有了很大改善,只是套路没有多少更新。想想一名高中生,能跳出学校、家庭这样的二维空间,将目光投向广阔的社会生活,并精心构思,将“不以规矩,无以成方圆”这样的陈词滥调唱出动人的新旋律,作文存在一点瑕疵,应该可以接受,于是,指导润色,参加复评。

里 拉

□ 黄紫燕 

早晨,和煦的阳光轻抚阳台的一角,可我却再也感受不出来它的温暖。

那一角,是里拉的地盘,已经空落落的,一如我空落落的心。里拉是我养的一条狗,萌萌哒的样子非常可爱。

那天,我和朋友走出商场出口,习惯性往周围瞄了一圈,即发现旁边笼子里的狗。于是,欢喜地走近它。它一身白色的毛,黑曜般的大眼,鼻子黝黑,一路黑到嘴巴。它的腿在不停地抖动,像是怕极了这喧嚣的世界。我怦然心动,弯下身子,凑得更近了。它耷拉着耳朵,歪着脑袋盯着我看——我的心就这样被它彻底萌化了。可我并没有能力带走它,却又无法释怀。

半小时后,我才独自跑回来,花光所有的积蓄,将它赎出牢笼,并立即给它取名——里拉。

可我还没来得及溜进家门,就被妈妈堵住。她怒吼着,让我滚出去。我可怜巴巴地乞求她留里拉一晚。她默不作声。我权当默许,将里拉抱了进去。然后,手忙脚乱为它打理小窝。不久,里拉就趴在笼子里安然不动,只睁着小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我给它水喝。它探着脑袋嗅嗅,旋即把脑袋缩回去。我轻声唤它“里拉”。它又缩成一团,将头藏进白白的身子里。晚上,我准备睡觉,关了灯,又打开。它似乎对这小动静很敏感,灯一亮就抬头张望一下,一灭即埋下头去。如是者三。妈妈似乎也受惊扰,从她的房间里往我这边喊话:“要是那么担心,抱着一起睡呀。”我顶了一句:“里拉会弄脏我的被窝的。”我终于熄了灯,钻进被窝。但不知在新家度过的第一个夜晚,里拉是不是跟我一样彻夜难眠。

奇怪的是,妈妈并没有坚持赶走里拉。这让我很欣慰。我开始学习喂养、照料里拉。而为了照顾妈妈的情绪,我每天早晨一起床,就把里拉转移到阳台上。

初春的早晨,乍暖还寒。我本来是个起床困难户,可一想到里拉,即像离弦之箭,发射出去。我站到它面前,低声轻唤。它抬起头看我,没有很快埋下头去。我伸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惊讶地看见它闭上黑曜般的大眼时,那个瞬间,它的眼角竟然默默流泪。我说:“里拉,我在,里拉不怕。”它好像听懂一样,轻轻吠了一声。我立即把准备好的狗粮,放在它面前。它吃得很开心,还时不时的摇摇它那有道疤痕的尾巴。可里拉吃了几口就停住了,任我如何逗引,就是不再进食。我只好作罢,把它安顿好后,便上学去。中午回来,听见里拉的铃铛声,我便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抱它。我给里拉喂一块零嘴儿,骨头状的磨牙棒。里拉嗅嗅,便开吃了。

我会陪里拉在阳台晒太阳,也会抱起它去楼顶上玩耍。有它的日子,我感到充实而快乐。

但有一天,里拉开始半夜大叫,而且,一叫就持续很久。妈妈再也无法忍受,限我一天之内把它送走。我央求。可妈妈并不理睬,还用脚绊了一下笼子。里拉随着笼子翻了过去,又挣扎着站起来,对着妈妈的背影狂吠。我哭了,把里拉抱在怀里,不停地安抚……

纵然有一千个不忍心,一万个不乐意,这次,我也不敢违抗妈妈的旨意。我托朋友将里拉送走了。我的世界再也没有里拉的影子,没有它欢快的铃铛声。当晚,我梦见它在哭泣,惊得我坐起来再也无法安眠,心里空落落的,又似乎里面塞满了眼前这无边的黑暗。里拉,我们一定还能相见,对吧?

(本文获第十四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复评三等奖)

【指导创作手记】作者问我想写作文却不知从哪儿要题材。我明确告诉她,向生活要题材。随即启发她有否遇到刻骨铭心的事情。她几乎不假思索说最近心情很不好,她养的一条狗被送走了,要命的是收养人很快也迫于父母的压力,把狗转手了,再无影踪。看她说得要落泪了,我一边安慰,一边强调这就是好题材。她回去不久,就写好初稿,通过QQ传给我看。到底是动了真感情的事情,表达非常流畅。最后只是修改了个别语句,再删到规定字数,就OK了。

 

上一篇:深圳市红岭中学园岭初中部远岫文学社
下一篇:湖北省武汉市将军路中学润物雨文学社

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