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9年3月25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校园 > 高中校园 > 文学社团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江西省临川一中诗雨文学社 2014-01-14 14:19:31  发布者:南枫  来源:《文学校园》2013.5

诗雨文学社_文学校园-中国教育文学网

文学社风采

 

社团简介

江西省临川一中诗雨文学社,创于20101月,现为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优秀稿源基地,被授予“全国文学写作基地”荣誉称号。在2010年第二届中少杯、2011年第三届中少杯作文大赛中,文学社有上百位学生入围决赛。20127月下旬,诗雨文学社在第十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中获得“全国百强文学社”称号。现在文学社已成为中国校园文学委员会团体会员。

 

佳作选登

八度青春

 

厚厚的窗帘阻隔了窗外和煦的阳光,只隐隐看见书柜顶上琴盒寂寞的轮廓,灰尘飘浮着,搬运这五年的沉默无言。

蓦地拉开窗帘,任阳光如精灵跳跃在琴盒上,往昔回忆逐渐清晰,缓缓打开琴盒,是一片失望。五年的日月,早已让我的提琴松了弦,断了马尾。心存一丝侥幸的我提起琴,生疏地拉起C大调,仍是熟悉的C大调,但却是无力变味的八个音符。

正如我苍白无力的青春。

五线谱里,每种音阶都有高低不同的八度,或激越高昂,或低沉浑厚,起伏不定的音符才构成了一首首精彩的交响乐。原以为我的青春也能像交响曲一样多姿,但真正奏响的却是这漫长的一个音符,最沉重无趣的音符。

我的十五岁没有“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娇憨;没有“我辈岂是蓬篙人”的不羁;也没有“青春都一晌”的放纵。我是如此单调地度过我的十五岁:上课、做题、睡觉。每当翌日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又开始了重复的一天。有时我甚至怀疑我的一年里只有一天,剩下的日子都在重复着第一天。

是的,我放弃了一切,我爱好的一切,电影、散文……还有我热爱的小提琴。

“我是自私的。”我时常这样想。三毛可以为了一张沙漠的照片,为了前世飘渺的乡愁涉足撒哈拉,我却为了三年后的一纸文凭放弃真实的我。

尽管心中的不满如小兽一般竖耳、暴戾、嘶鸣,但我仍用厚厚的题集锁住它,关上悸动的心。

“我是听话的。”我时常这样安慰自己。为了未来放弃暂时欢娱,是值得的吧。

过马路,躁动的红色还有三十秒就消失,百无聊赖的三十秒,我环顾着四周的人群:有低头看表的夹着皮包的商人,有推着水果的小贩,有吹着泡泡的孩子。“也许它们心里有另一个自己。”正胡忖度着,绿灯亮了,我快步向前。

是啊,也许商人曾经梦想成为作家,小贩梦想作一个歌手。但他们离自己的梦想大相径庭,却努力地生活着。也许,很多人的梦想,都化作孩子吹出的泡泡,飘飞,破灭,可孩子总要长大。

但我只会做无谓的烦闷,而不做任何一些努力。我的青春,原本可以欢快如音阶的青春,在我的满腹牢骚中成了最为苍白的一度,变味的一度。

改变可以改变的,适应不可改变的,既然我无力改变我的处境,那就去适应吧。那些垂涎的梦想等着我去撷取吧!

夜已深,撤去深夜里的最后一缕光亮,沉入旖旎的梦境……

仿佛身体轻了,飞逸出去,那些散发着光芒的憧憬在我虔诚的祈祷下一个一个向我显出隐藏的面目来,那是跳跃的音符,那是朦胧的诗歌,那是光影变幻的默片……它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连成一只大手臂,在我还未真正触及到其中的一块时,已将我温柔地拥抱了进去……

一觉醒来,我翻出五线谱,调了琴弦,紧了马尾。深呼吸,有力地奏响第一个音符,周围的空气也震动着。一曲奏罢,内心的潮涌宣泄而出,身边跳跃如精灵的乐符配合着我奏出一年的酸涩与苦楚,久久回旋,不忍匿迹。

傍晚,走在喧嚣的马路上,耳畔又响起熟悉的旋律:“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唱歌。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在走。不忧愁的脸,是我的少年。不诚惶的眼,等岁月改变。最熟悉你我的街,已是人去夕阳斜。人和人互相在街边,道再见。我说亲爱的道声再会,转过年轻的脸。含笑的,带泪的,不变的眼。”

夕阳西下,但是太阳,它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是旭日,当它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不恰恰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吗?伴着余晖,我沉静而又坚定地走着,以积极拼搏为基调,用奋发昂扬为和弦,跨越人生的八度!

(作者:刘雅楠) 

 

点点滴滴

温热的季节,夏日里,风吹过的午后,藏着我们的故事,那样熟悉。

总想借用余秋雨先生的一席话:“一灯如豆,尘世苍茫,断鸿声里苦雨冷。悟,此刻无关风月;痛,不为柔情为浮生。”

确实,抹着厚重的尘埃,“浮生”一词,轻寥数笔,却叹尽多少岁月借着清风把酒相送,太多的诗颂,醉生梦死也空。

无醉今朝。我们,扮演着学生的角色,也只体味着肤浅的世俗。漫长的雨季编织起一张张含泪的网,眉头上已不再是歌颂的文字。曾听说写文章是一种游戏,错乱地玩弄主谓宾的位置,我怕自己还没有资本,还是写不出那么漂亮的句子为狂逝的青春挽留一些什么,但我仍要用别样的情怀来写这种感叹时光的文字,一如自己已出离这个世界好久,抑或在许多人面前垂垂老去。因为我知道,那些没有后来的故事注定是一个人的地老天荒,而文字却如同囤积在时间上空的浮云。这里,我只想为你,一点一滴,静静述说。

一点一圈涟漪,有校园里旧时光的味道。

曾经的岁月,记忆中依次连接着教室、食堂、寝室这三个顶点,构成最坚固的三角形,我们都在自己辛苦爬进来的铜墙铁壁里挣扎、沉沦着:5分钟“把铁炼成钢”,15分钟和枕头叙温存,剩余的就丢给教室,所以在本被课本强行霸占的课桌上还硬贴上一张脸昏睡,真是绝美的侧影,映着年少的过往。不然想起《围城》中所言:“城里的人想要逃出去,城外的人想要冲进来。”——实觉人世间叹不尽的相似与相怜,记忆难再连!

怀念最怕在明媚而忧伤的季节。总还记得,那些年,我们老是把一些容易让人想到过去的歌拿出来唱,老唱完后还一脸假装的笑容;那些年,也曾和好友静静躲在操场的角落,为彼此擦去青涩年华留下的泪水;那些年,也会用铅笔,借着稚气,来涂满课余的空寂,有时,和同桌来场对骂,还划上“三八线”……那些年,青春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时间已把一切化作曾经。

如此,找一个靠窗的位子,把阳光放进来,写些无关紧要的碎碎念,纪念我的校园。

一滴一道忧伤,生活就是街边每一丝氤氲的沆瀣。

那些似曾相识的黄昏中,那些年少的恋恋风尘中,我们选择将温情的恋旧载入回忆。还记得小时候,我极爱沿着河岸行走。在凝望河水中的粼粼波光时,我顿觉时光同我一起正注目凝视着波光,时间匆匆的步履已然化作一泓美丽的水色。水中那些常常稍纵即逝的阴影,让我迷恋了许久。儿时的我知道,那轻影,是鱼儿,而水中藏着我们的梦,梦里却想着在盛放雨季的低地,我们要放生自己。

岁月路头,我紧握无声的竹笛,都说人生弹指芳菲暮,只于消遁处尽抹童年的愉悦。

童年对于我们,是以45度角的姿态,仰望天空,阳光扑打在我们圆嘟的脸颊上,我们却托着腮装着可爱。思绪借着年少的风旋在动漫中,有永远会被喜羊羊打败的灰太狼,有火影、死神、猎人叙着友谊战斗,嘴里还天真地喊道,我是要当海贼王的人……

稍大些,认识到沈从文先生,看他的童年,在凤凰小城,一片墨绿色成就他的颜色,以至于每一次走进他的文字,都是在下雨,即便有阳光曝晒这安静的城市。

才总是感叹,年少时装着一腔热情跟冲劲,颠覆世界以后,自己再学会倒立看世界。而青春就是在这角度的旋变中开始出现棱角。也许,它无关风月,无关爱恨;也许,我们在青春的河流里,我们应该算是一枚细腻光滑的石头,如此静好,守着岁月;也许最后,还是只能纪念,纪念阳光下每一个花期轮回。

总在时光的拐角,我频频张望,每一次珍藏的感动,都仿佛是午夜无声泛起的凉。然后了却牵挂,告别熟稔,曾把伤痕当作成长的刺青。所以人说,染一袭寒霜,剪一束暮色,撑一把青伞,行走于绝美的风景之上。而若没有别离,成长也就无所附丽,才总拼着细碎的青春,依旧是青春。

当童话失去颜色,天使折断翅膀,万花筒里的缤纷被空无一物的繁重所代替,你告诉我,,我们最先衰老的不是容颜,而是那颗奋不顾身的心,因为有些倾注一生心血的事,会被时光无情抛弃。但追寻,或许就应该义无反顾,因为,有些飞翔,需要经过漫长的等待。

正如安东尼所说:“生活是一场又一场美好事物的追逐。”所以才舍得用青春换取。

“青石板,烟柳桥;西子畔,兰花舟”——想用着点点滴滴为你催成一幅画,我上的色,你抒的情……

以七堇年所说:“命运待我如此优渥,以致岁月是否宽宏,已不足为念。”是啊,那些藏在这里的点点滴滴,仅是一张薄纸所承载的味道!

(作者:曾志强)

上一篇:山东省东营市第一中学二月文学社
下一篇:四川省双流棠湖中学棠湖文学社

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