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校园 > 高中校园 > 文学社团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黄土地上育新苗,文学之花分外娇 2016-07-07 14:58:55  发布者:丁毅  来源:中国教育文学网

 

黄土地上育新苗,文学之花分外娇

——浙江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黄土文学社特辑


﹥﹥校长寄语

《黄土》——我们诗意栖居的精神家园。每一株草,每一朵花,每一棵树,都是我们成长的见证。让文学不灭的光,照亮我们生命之旅。

——何通海 

 

﹥﹥社团素描

浙江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金华二中)是省教育厅直属学校,创建于1953年,是浙江省首批重点中学,浙江省深化普通高中课程改革实验首批特色示范学校,曾被国务院授予“全国文教战线群英单位”称号。黄土文学社创立于1985年,著名语言学家、教育家张志公先生题写社名。

文学社活动形式多样,定期举办讲座,邀请许多著名诗人作家来校作专题讲座,高一的诗歌朗诵、高二的课本剧大赛更是文学社的传统特色项目。多次组织社员游览金华的许多人文景观,如严济慈图书馆、黄宾虹纪念馆、艾青纪念馆、艾青故居以及大堰河墓等,观赏当今新建设成就。校刊《黄土》已经出版40期,其中500多篇文章被各级各类报刊选用发表,有的学生被报刊辟专版专栏推介,卢华晶的《米蛋与校长》入选由浙江师范大学编写的全省初中语文实验教材第三册。社员参加各级作文竞赛取得优异的成绩,如卢华晶、黄丽骊获第14届华东六省一市中学生作文竞赛一等奖,徐佳获全国创新作文大赛最高奖,范玥玥在首届全国校园文学成果奖评选中获校园文学新苗奖等。

文学社团及社刊,在全国社团评比中先后获得多种奖项,如“全国百佳校园文学社团(刊)”“全国九十九佳校园文学社团(刊)”“全国示范校园文学社团(刊)”。

 

﹥﹥社员秀场
 

八月将尽(外三首)

 

□ 胡子旭(浙江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黄土文学社) 

 

再走不远,就要经过另外一条路

我牵着自己的灵魂

像牵着别人的狗

没有什么可以吩咐

 

也没有什么可以追忆

我离开的地方都要把我遗忘

用一种沮丧的姿势

像一只乌鸦的盘旋

 

可我还在微笑着等待

在人群中被指认

这会不会耗尽我的青春

这无人知晓

 

初   秋

 

那些树叶在树上时

全都是绿的

我总是把这自然现象给忽略了

 

如今它们死去

尸体堆积在野地上

红的黄的

斑驳杂错

看起来那么美

 

 

或许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爱

更谈不上恨了

 

生命本身也不过是呼吸

这么简单的事

  

预   感

 

这天晚上

他一如既往地

做木工活

到半夜还不睡

 

这时妻子推门进来

他感到手上

沉沉的

多出来一把斧子

 

天   空

 

    邵林霞(浙江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黄土文学社)

 

小郗拿着画笔小跑到我位置上。

“邵导,到时候老师来了你可不可以为我解释一下,我在后面画,还有一点就画好了。”

是周三晚自修的时候,大家都在晚读。文学社每次活动的海报都是小郗帮我完成。这一次,是古月的讲座。

古月讲海子,今年是海子逝世25周年,他说在海报上写“天空一无所有”。

那张大卡纸是Dowry帮我买的,因为Dowry知道我午休时铃声是没有办法把我叫醒的,而海报周三晚上就要张贴了。她买了三张,一张紫色,一张深蓝,一张白色,因为一开始我说去买黑色,黑色卡纸没有,而她又知道我必须自己选择。

小郗在上周出黑板报的时候,画了一幅星空,很漂亮。

我说你就画那个星空吧,然后写上这几个大字:“天空一无所有,却给我以安慰”。“却给我以安慰”是我的擅作主张,我只是想,这后面好像是这么接的。

周三晚自修第一节课结束,我听见小郗很高兴的一句:“我要和邵导一起去贴海报!”当然,Dowry也过来了,关于贴海报的事,我根本插不上手,因为小郗够高,Dowry什么都为我做。

周四,上完我的选修课——《经典阅读》,Dowry和我一起去参加古月的讲座。在场的人是古月,我和Dowry,古月班上的三个同学,还有一个文学社的成员,一个摄影社的同学,还有后来的小郗。

我没想到人会这么少。

古月说,我的那一句接错了,应该是“为何给我安慰”,还有一定是我们没有把他的名字写在海报上,才会没有人气的。当然是玩笑话。

无所谓。

古月他印了30份《春天,十个海子》,这是海子最后的诗。

3月26日这一天,和每一天都一样,有人出生,有人死去……

30份发给我们在座,是肯定发不完的。据说每一年的3月26日,北大关于海子的讲座,都以朗诵《春天,十个海子》结尾,古月说,那我们也来一下。

30份被古月发完了,在场每人一份,空座位每个一份,还有那台天文望远镜,古月也给了他一份……

讲座很简单,当然不及北大在每年3月的那场,北大的那场,收门票,挤破门,我们的,免费却空荡。

古月时常翻的那本西川编著的《海子全集》,我今天早上终于在亚马孙下单了。除了“春暖花开”,我还听过诗怡那几天早上念的什么太阳让我身上的阴影都变得深情起来,我对海子一无所知。

结尾朗诵的时候,我就觉得应该好好念它,一下子,觉得手里拿着的诗是值得高举的。

古月说,在座的可以陆续离开,缺席的,你们的灵魂得扣在这。

从四楼下来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健,我们本来不认识,就是那天社团展的时候,大风,他帮我扶了全过程的展架,结束的时候,一个人帮我搬三张桌子上四楼。

他说:“你们怎么结束了?我还打算上来呢……”

小郗给了他一张《春天,十个海子》。

 

火车上的速写

 

□ 马之淼(浙江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黄土文学社)  

 

NO.1  推销员

我看不见他的正面。他就站在他认为该站的地方。它的历史早于这列火车,我清楚得很,即使这辆车在摇曳的夜色中颤抖不已,他也可以站在这里一动不动。他推销万能的剃须刀,下巴上满是灰白的胡茬。他不长胡子,或第一次刮去胡子时,想不到自己会这样站着。

NO.2  母子

她现在扇着扇子——他可能不热。他模仿她说话,想尽各种办法惹她生气——她也许不是真的生气?但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一切。他很热,他确实很热——她是真的生气了。但这一切都无法做出明确的判断,果实丰满。

NO.3  他

他没有及时跳下车,于是留在我的身后,这反而让我有些欣慰。火车显得安全。夜空也显得不那么空洞。我留意着他疲惫的眼睛,胡茬,还有银色的项链软绵绵地垂在锁骨上。然而我知道夜空的本质,当他消失,我来不及呼喊。

NO.4 小姐妹

她们两次走过。我知道她们不会再经过了。推销员的声音传来了。

NO.5 少女

她的皮肤极像深秋时节雨后的麦田,当我们习惯在火车的摇晃中写下。她早已进入梦乡。我得以肆无忌惮地窥视羸弱得如同水中的螺壳一般的身体。她的肋骨像麻绳似的一圈圈捆住她,干枯的长发像冬天的树。她的行李横着,是一具具放错了位置的尸体。我曾见过她醒着,像一只粉色额蝴蝶似的举起了这个世界,这世界无人认领。少女啊,你种下种子的时候,不是把全世界踩在脚下么,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等不到果实成熟,当你扯断自己的脐带,你就不是处女了。

NO.6 同乡人

你田里结果了么?结了,去年是一个红色一个绿色,我把那果子摘下来,就想着换一片田。但结不结得出红果子,那是另一回事了。唉,养大这两个果子,可真不容易。但他们都不甜。是的,年代变了。很多地方,我们的国旗已经盖不住了,他们不像看起来那么红。现在你看,有什么真的吗?是啊,八点了。我们该睡觉了。要是在家,我还可以去田里。哈哈哈。

NO.7 小兄弟

你们不用一直连在一起。你们可以单独打量我。那是看上去而已。

NO.8 收垃圾的女人

你第三次走过了,我终于发现你。于是你为此感到又羞又气,朝着桌子下的垃圾喊叫。人们看你时,眼睛像鱼。其实人们也明白,当空白变成了玫瑰灰。你会发现你是一只甲虫,你的甲壳已经不再光鲜,记忆也不会消去。别人也和你有同样的本质,但你从来不是你。

NO.9  异乡人

你们不认识对方,但你们一起偷听邻座人的谈话。你伪装的表演粗糙,他被你搞得无所适从。你们都是冬天里的芦苇,却有那么多事可以担心。放心——他没在偷看你的脂肪。她也不是肥胖的老处女卡门。你们素不相识,我写不出故事。

 

低   头

□ 陈若萱(浙江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黄土文学社)

 

如果这命运从不肯眷顾我,我能做的,也无非是低下这曾经高仰的头。

世人都不屑那些低头的人,甚至唾弃。我也热衷于倔强这种执着的方式,深深地,或许这是少年们的通病,青春期里不断蔓延的病毒——还无可救药。

少年都高昂着头,证明他们存在着,证明他们独一无二、举世无双地存在着。纵使狂鞭笞打,皮开肉绽,依然动也不动。或许狂风暴雨中,血淋淋的伤口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引以为傲的倔强的证明。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握紧双手绝对不放。”

倔强,拳头,不低头——王者。哪一个少年没有英雄梦,每个人都炽热地追求着金色的光芒,飞蛾扑火般,年轻让他们不计沉重代价,甚至是生命。

因此,“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成了他们无比热衷的盟誓之词。为了梦想啊,一头扎进去,无所保留。

我热爱倔强这种执着的方式,深深的,曾经。

一切疯狂都只是曾经。

原来倔强并非无可救药,我们都遗忘了还有时间这一剂无所不能的良药。

曾经以为这用生命来捍卫的骄傲永不会妥协,却被时间这双魔手,狠狠地,一点一点按下了头颅,就再也抬不起。

我们终究会明白,妥协从不是懦夫的行径,这只是一种背负着缺憾与背叛的生存智慧——妥协,我们可以得到更多。在经历过那么多的不幸与挫败之后,我们深深了解到这一点。

低头,成了我们为人处世的黄金法则。

当初闹得满城风雨的韩寒和谢霆锋现在还不是做了父亲?桀骜不驯的神情早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祥和的慈爱,脸上浅浅的皱纹反而柔化了硬朗的轮廓。

哪有棱角不曾被磨?最后的最后,他们不约而同地都是选择了低头与妥协。

尼采说过,上帝死了。对呀,安排我们的从来都不是宿命,是时间,是我们。

岁月的齿轮不停地转,我们举步维艰,却也最终走向成熟,疼痛着,悲伤着,不可抑制的变化不时地在我们的骨髓中隐隐作痛,妥协是必然。

何必抱怨时光谋杀了我们的骄傲!

妥协是必然。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在一拳一拳打破我们的童话世界的同时,高扬的下巴学会屈服。不再是空洞迷茫的孩子的我们,不会低头,就无法在此存活。能做的,无非只是低头。

我们活着,我们成长,我们妥协。

就像电影终会散场,就像青春终将逝去,我们终要学会放下不知所谓的尊严与骄傲。

这命运从不肯眷顾我,我要做的,也无非是低下这曾经高仰的头。

上一篇:重庆市合川中学爱莲文学社特辑
下一篇: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育才中学墨澜文学社特辑

媒体链接